这里落儿W

想把心里的故事讲给你听

【米优】核辐射(中)

泽言:

03

优一郎一咬牙,把腰带勒得更紧了些。他要潜入贵族军栖息地找米迦。

对于米迦,他没什么好问的。无论米迦是怎样活下来的,米迦都是米迦。这是一个绝对结论。不可更改。

他出于自己的私心,只是想找一下米迦。就看一眼也好。

优一郎垂下眼。他早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军人了。他为了同伴而活,为了家人而活,为了复仇而活。

高耸入云的楼零零散散分布着几间开着灯的房。

优一郎踩在栏杆上站着,脊背紧紧地贴着墙面,这里离地面很远。凌厉的风呼呼地刮过脸颊,他摒着呼吸,仔细听着房内的声音。他想打听些消息。

里面的人似乎轻笑了两声,声音他很熟悉,是战场上那个银发的贵族。

“小米迦的话……政府总要派他去'小男孩'爆炸的核辐射区啊,去调查帝鬼军的禁忌实验——'终结的炽天使'。”银发的男人笑起来。

大约是靠窗远近的缘故,另一个人的声音模糊不清。但是很快,银发贵族的声音又响起来了,带着抹不掉的笑意:“结果?克劳利你居然会问那么没营养的问题,你身为贵族居然不知道?核辐射的结果当然是慢性死亡啊。”

慢性死亡……窗外的优一郎指节发白。为什么……米迦他……

里面的声音很快就回答了他的问题“百夜孤儿院啊……”贵族猖狂的笑着,百夜孤儿院的孩子注定要为此牺牲。他们死后的尸体要拿来研究啊,帝鬼军可真是狡猾呢。可惜啊……整所孤儿院只有两个孩子活下来了。”

玻璃门被大力的敲响,白纱的窗帘外站着一个模糊的影子。

“啊哈。”费里德拉开了窗帘,笑眯眯地说:“我们来客人了呢。”不知道是对克劳利说,还是对优一郎说。

优一郎碧绿的瞳孔缩得很紧,在刘海的遮挡下让人难以看清。

“我来代替他。”他眼底涌动着悲伤的烈火,却是毫不犹豫。“我用我的一切跟你们换,因为我是百夜优一郎。”

是的,他是百夜优一郎。

天生的炽天使。

“把米迦给我。”

费里德依旧眉眼弯弯地看着他,丝毫没有惊讶。“成交。”他高兴地拍拍手,凑到优一郎的劲窝处深吸了一口气。“鲜嫩的孩子啊。”他暧昧的笑道,打开房门,把优一郎带到一间屋前。

“把小米迦带回去,可要记得来我这完成任务哟。”他靠在角落里,隐匿在黑暗中。“游戏开始了,就不能退出了呐。”夜里有人轻轻笑。

04

米迦迷迷糊糊地睁眼,就看见如黑色丝绸般柔软的发丝近在眼前。

“小……优?”米迦清醒过来,惊讶地看着睡在身旁的优一郎。“这是哪?”

优一郎不情愿地翻了个身,用被子蒙住脑袋,把洋洋洒洒的阳光挡在外面。“帝鬼军。”那声音软软绵绵,像猫咪一般慵懒,挠得米迦心痒痒。

毕竟很久没见了。米迦吞了吞口水。

“我……”像是知道了米迦的台词,优一郎挣扎着从被子里伸出手来,艰难的摆了摆。“你长官说给你来我这休假。”他说得有些有气无力,“那个银头发的混蛋除了有点变态之外还是挺知书达理的嘛。”

个屁。优一郎在心里翻翻白眼,那个人小心眼的很。

但是……用他的命换米迦的话……这是最公平的交易了吧。

米迦眯了眯眼,抬腿跨坐到迷糊着的优一郎身上,一把撩开被子。“他没怎么小优吧?”

优一郎只感觉身上一沉,微微睁眼,就看见米迦那张放大的脸,被吓了一跳。

“干什么米迦?”他把米迦往下推。“他还能把我怎么样?”

米迦撇撇嘴爬起来。“带我去转转吧,小优。”

优一郎为难地笑了笑。“啊……那个,米迦。我今天上午有点事,等下……让筱娅他们带你去看吧。”

米迦一双湛蓝的眸子暗了暗,似乎有些失望,他动了动唇。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06

时光就如白马过隙,在不经意间,它就如留不久的细沙般从指尖悄悄溜走。

两年了。

优一郎拢了拢脖子上的围巾,抬起脚踏入那一片荒芜的土地。

他时间也不多了。他轻轻笑了笑,身体某一处的细胞大概已经开始病变。

原谅他的私心吧。从他选择米迦的那一刻,他就已经不属于任何一个势力了。他只是为了那个人活下去,自己去做那个将死之人而已。

也该习惯了。

他把报告甩到费里德桌上,然后拂袖离开。

该告别了。

橙黄色的灯光洒满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厨房里的香味一丝丝地钻出来,很快弥漫开来,贯穿了整个房间。“小优,回来了?”米迦端着菜从厨房里走出来,“去哪了?”

优一郎像往常一样把围巾和披风挂到衣架上,摘下手套和帽子。“去做了些调查。”他拉开椅子,反坐在上面,盯着厨房里的米迦目不转睛地看。

“怎么了?”大概是感受到他灼热的目光,米迦转过头来问。“没。”优一郎碧绿的眼睛如同猫一般,悄无声息地追寻着米迦的一举一动。“今天的米迦很好看。”

米迦炒菜的动作顿了顿,然后他模糊的笑声和炒菜声一并遛入优一郎的耳朵里。“小优还是天天喜欢胡思乱想呢。

优一郎把脸埋在胳膊里,视线不愿意挪动一公分,像是要把那人的容貌深深的刻在心里。要是没有了战争,这样平静的日子也就平淡无奇了吧……

差一点就要被安宁的日子蒙蔽了双眼。米迦眯了眯眼,把最后一道菜端上饭桌,短暂的宁静最好不要来临。他一直摸不清,费里德无条件允许他到帝鬼军过了平平淡淡的两年到底葫芦里卖着什么药。

大概以后很难欣赏到风平浪静的海湾了。不会再有白鸥悠闲地飞翔,他也不能坐在海岸喂那些鸟儿面包……大约着,会有闪电的霹雳,浪花咆哮着冲击悬崖峭壁。

暴风雨要来临了。

响雷轰隆一声在耳边炸开。

优一郎被吓了一跳。

“下雨了。”米迦关上大大的落地窗,把被风吹得漫天飞舞的窗帘“唰”的一下关上。“吃饭吧小优。”

优一郎慢吞吞地吃着米迦给他盛好的饭,一口一口,细嚼慢咽。今晚上的菜是咖喱,米迦甚至还给他做了水果蛋糕当饭后甜点。

他好像每一口饭都吃的很艰难,他多想让时间停留在今天晚上。咖喱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对面是米迦笑意盈盈的脸。那双湛蓝的眸子里像裹着一汪温柔的大海,看得优一郎有些惊慌。

有些惭愧。

他骗了米迦两年。最后的最后他也不打算坦白真相。

就当做了一个梦好了,沉浸在这个甜蜜的谎言里。悄悄离开。筷子上的咖喱土豆被轻轻咬了一小口,还往上冒着热气,遮了优一郎忽闪着的眸子。

有童年的味道。

眼泪突然就不受控制的涌出来了。冲开了心底最后的堤坝,咆哮着奔涌而出,把悲伤送到了身体每一处。

米迦慌了,手忙脚乱的帮优一郎擦掉满脸的眼泪。“怎么了小优?”

“没、没有。”优一郎扯起一个笑。“我怎么会有事呢?哈哈。”他干笑了两声,然后小心翼翼地看向米迦皱起的眉。

“米迦……我下一个月要去新宿做一个月的调查。”他抬起头,眼角还带着微微的红色,眼泪已经止住了,语气里还有些抽噎。米迦的手撑在餐桌上,优一郎抬手就环住了他的脖子。“我……我马上就回来。”

米迦笑了,金色的眼睫微微颤了颤,“反正小优还是会回来的不是吗。”

优一郎带着鼻音轻轻的“嗯”了一声,吸了吸鼻子。

07

天蓝的瞳孔骤然缩小。

嘴唇被人轻轻的封住,小巧的舌试探地往里钻了钻。眼前人双耳通红,祖母绿的眸子半眯着,诱人至极。

优一郎的邀请很快就得到了温柔的回应。

优一郎觉得自己要溺死在这温柔里,懵懵懂懂的纠缠着,心里像洒了细碎的砂糖般甜腻。

他不后悔。

双唇间拉出暧昧的银丝,他感受到米迦骨节分明的手顺着他的脊背一路向下,伸进了他的衬衫里,触碰。

肌肤滚烫,米迦的呼吸喷洒在他脖颈上,他打了一个激灵。柔软的金发偶尔会扫过他的脸颊,有些痒。

该满足了。

他在米迦怀里眯着眼睛看尽职尽责散发着光亮的灯泡。

用自己去换米迦的命,有何不值?

有何不值?

后来不记得他们是怎么一路从餐厅闹到床上的,记忆力也模模糊糊只有雾气缭绕的浴室。

优一郎只知道米迦的容貌和温柔,永远的刻在心里了。

永远永远不会忘记。

然后火车站的钟声就响了。

从遥远的地方传来。

他轻轻的在熟睡的人儿头上落下一吻。蹑手蹑脚的关上了房门。

窗外又下雪了。玻璃很快爬上了晶莹剔透的冰花。空着的床单很快就降下了温度,变得冰冷。

衣架有一面空了,制服手套、皮带、帽子和披风都被拿走了。只剩下一条围巾。米迦也有一条一摸一样的。

黑夜里有一双碧绿的眸子望了望紧闭的大门很久,带着浓浓的眷恋。

然后他深一脚浅一脚的离开了,背影越来愈远。

路灯下的脚印很快就被飞雪埋没了。毫无痕迹。

————————

依旧感谢支持emmmmm@曳梓桦榆. @徐沨 @崎屿 @这里落儿W 

不知道为啥就是想艾特emmmmm感谢支持什么鬼像官方语言emmmm你看我像虫一样慢慢的更新emmm相信我要完结了真的。以及。爱你们❤️!

评论

热度(30)

  1. 这里落儿W泽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