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落儿W

想把心里的故事讲给你听

【米优】doctor 3

优一郎一到达家中,将鞋子随意蹬出,急不可耐地纵身跃到电脑面前,手指飞快打字,屏幕光影交错。
过了半晌,他又抛下电脑,急急找出手机,快速点下一串数字,但在按下拨通按钮时却踌躇了。
要打吗?了解掉长伴六年的心结。
优一郎深吸一口气,指尖微动。
“喂,谁啊?”电话那头的声音富有磁性,暗沉沙哑。
“您好,我是优一郎。”优一郎按耐住内心的狂澜,不失礼貌地道。
“优......和也与我讲过你。这么晚了找到我有什么事?”那人思考了一下,说。
“滨田先生,是这样的.......”
和也便是优一郎的直接上司,而这个滨田先生则是优一郎的顶头上司,该杀手组织的领导主干。电话一直在手上,优一郎却从未私下交流过,传言是一个阴狠可怖的人,十分不好对付。
优一郎声音因为紧张而颤抖,他问:“先生可知道竹中此人?”
“......知道,他曾在组织,后来洗手不干了。”滨田似乎并不想瞒着优一郎,照实回答。言词语气中和,不似传言。
“那,他为什么隐退?”话音未落,优一郎立马追问。
“若我不答呢?”可以想象滨田的嘴角挂着浅浅的调侃的笑。
“我不能怎么样,但若您知晓,请求您告诉我。”优一郎一字一句诚恳地说。
“呵呵......”滨田笑出声音,说道:“他杀了两个人,很后悔。”
“是吗……”
果然!果然!
短短一句话在优一郎脑子里震荡回响,太过震撼,至使他几乎不能言语。
半晌过后,优一郎突然呢喃一句,声音轻浅似是自言自语:“为什么不杀第三个?”
“什么?”滨田显然没听清。
“没什么,”优一郎恍若失神,接着问,“他在哪?”
“我怎的知晓。”滨田失笑,“你又是如何想起问我这些?”
是了!优一郎差些忘了资料是米迦尔递给他的,那么竹中自然是在医院里,还是自己的刺杀目标。“没事了,谢谢您。”优一郎忙轻声道了一句谢,不等对方再多言,挂断了电话。
空荡的房屋里归为一片寂静,蚊子嗡嗡从耳畔飞过。优一郎将手机握紧,放下,举起,又放下,再举起。最终拨通了一个可以倒背如流的号码。
“米迦......”开口嗓子竟然已经沙哑如斯。
“怎么了优!发生什么了!”米迦尔的声音十分焦急,大概是被优一郎虚弱的语气吓到了。
“我......没事......”优一郎断断续续地说下去:“你给我的那份档案中,有个姓竹中的,你可有印象?”
“有。”米迦尔的记忆力可不是吹的。
“他,他现在还在医院里吗?”声音发颤着问。
“在的,被车撞了大概要住一个星期的院。301病房。”巨细无遗地说出优一郎需要的信息,米迦尔还是难免担忧,道,“你没事吧,要不要我过去?”
“我没事。”这一次回答,优一郎镇定了许多,“在就好,我明天早上就过去。”
米迦尔说:“好,好。”
“晚安。”
“嗯,明天见。”

旦日,天刚刚亮,青色的天幕下,城市弥漫着淡淡的雾气。
优一郎健步如飞地走来,冲进药水味儿十足的医院。目不斜视地直奔目的地。
“优......”米迦尔敏锐地察觉到他黑色的身影,唤他的名字,声音不大但却足以听清。
可优一郎并未因此止步,擦肩而过,飞快地渐行渐远。
将手中的资料袋握得紧了紧,米迦尔若有所思得垂下眼帘,细长的睫毛投下一小排阴影。随后,转身下楼。

日上三竿,米迦尔坐在办公桌前的柔软椅子上,好似闲暇翻着一些病患的资料。
倏尔,门外隐隐约约传来一阵骚动。米迦尔猛然站起来,心弦紧绷,手指将指尖那张资料揉成团,二话不说地推门而出。
他一整个早晨都在担忧优一郎,如今一丝一毫的动静传来都可以让他心神不宁如临大敌。
三步并两步奔上五楼,映入米迦尔眼帘的是一个黑色劲装的高挑身影,正是优一郎。
“优!”米迦尔厉声叫道。
优一郎手握一把小刀,冲上前与一个身穿蓝色病服的中年男子进行缠斗。中年男子身手矫健,完全不似有病的模样。手中竟然也握一把利刃,挥舞时光影交错唰唰作响。
优一郎百忙之中回望米迦尔,神情还未从狰狞恢复常态,霎时又变得愤怒暴躁。
“你来干什么!快走!”




———————分割线————
深更半夜搞事
你们大概看出套路了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