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落儿W

想把心里的故事讲给你听

【米优】doctor 5(完结)



夜半,月儿高悬深蓝的天幕上,一个修长的人影,踏着平缓的步伐走进灯光黯淡的医院。来者一身漆黑着装,面部带着口罩遮住了大部分的脸颊。唯有一双眸子碧绿,暴露了他的身份。
优一郎深重地呼吸着,保持稳重的常态,以防被便服警卫发现异常。
他前天早晨在情绪失控的情况下露了面,照片大概已经是留在医院的警卫人手一份。贸然现身被抓的可能性极大。
以他的职业素养,本不应该犯如此低级的错误······唉,还是需要修炼,不然现在也不用如此小心翼翼的像做贼一般了。
病房一片漆黑,连一盏地灯也不曾开,落地窗的窗帘紧拉。
优一郎环顾四周,然后轻轻一推开那扇门,一眼就看见了病床上的起伏。他再也无法克制地快步上。
“米迦。”优一郎颤声叫道,趴在雪白的病床沿上,缓缓伸出手。向前。掌下是苍白如纸的脸颊。
每一片光洁肌肤,每一寸骨骼形状,都如此熟悉,因为太熟悉,所以太容易发现不同,太容易看出异样的虚弱。
优一郎生怕惊醒那个脆弱的人儿,尖尖的牙齿咬着唇直至一片嫣红也不发出抽噎地声响。
他张大眸子静静凝望,碧绿的眸子里只有一个人,只有那个安安静静脆弱得躺在病床上的人儿,米迦。

“小优?”良久,就在优一郎昏昏沉沉点着脑袋,几乎要因为两天没有睡觉的疲倦睡过去的时候,低沉沙哑的嗓音响起,猛然使优一郎振作。
“米迦,你醒了,不是我吵到你了吧。你怎么样?手术顺利吧,还疼吗?”优一郎抬首看向米迦尔,万分担忧地询问,浑然不知自己已经红肿了双目。
米迦尔艰难地伸手放在了优一郎柔软的黑发上,嘴角扬起弧度扯出一个笑容,柔声说道:“嗯,我很好,普通的枪伤罢了,已经不疼了。倒是你,怎么样了,你抓到A了吗?”
优一郎对米迦尔此时此刻躺在病床上还在关心自己的任务表示不满,嘟了嘟可爱嘴唇。此举倒是把米迦尔逗乐了,嘻嘻笑道:“生气啦?小孩子心性。你不是视财如命吗,三百万捞到手了没?”
什么时候也不忘贫嘴,原来不是这样的啊!优一郎突然想打米迦尔,还好看到那张惨白的脸,保留下了些许理智。念在米迦尔刚从手术台上下来,优一郎咬紧了牙制止了自己的举动。
“当然!”优一郎没好气的说。
米迦尔凝视半晌,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你······那天中午是怎么回事?”他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几天。
“好得很,啥事也没有。”优一郎眼神飘忽。
米迦尔声音不大却有威严:“不许瞒我。”
“好吧······”优一郎叹了口气,他不久前经历的一切太压抑太沉重,他需要发泄口,不能杀人放火那么找人倾诉也是个不错的方式。

“我与你说过的,我的父母死于六年前,那时杀死他们的是一个职业杀手······”
一天前,那个午后,A在那个幽暗的巷子里,包含着疲累与悲伤,将一切全盘托出。
优一郎的父母是国家机密工程的科研人员,研究的是武器方面。事关国家军事力量,这也是总有犯罪分子想要置他们于死地的原因。
一个外国犯罪集团雇A想杀掉优一郎的父母双方。安排很妥当,价格很合理,A接下了。
萦绕他后半生的梦魇由此而来。
杀手里有个既定的有行规,不杀小孩,不杀死没有生活能力——基本指未成年的孩子的父母双方。这是底线,A也一直这么认为。
可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自己打破了自己的底线。
他杀了优一郎的父母。
优一郎父母参加的项目规定,参与者在任务结束前不允许有孩子。有孩子就会有牵挂有把柄,而这对于工作进度会影响,对国家机密是威胁。
优一郎父母却违了纪。悄悄生下优一郎,并将他藏了了起来。
当A看到小小的优一郎冲进房间时,一切都晚了。
A说,他一生作恶多端,唯有此事他后悔万分,却不可挽回。所以,他拿上干这一票所得的钱,金盆洗手不干了!他以为这样或许会好受一点。
可他错了,他陷入杀手组织无休无止的刺杀中。没有人会留这么一个可怕的人在外流浪。
他后悔了,也累了。
他终于想了结这该死的一切。没想到,最后一场刺杀,杀手竟然是优一郎。
滨田,呵呵,可真够狠的!竹中和优一郎交换一个眼神,同时想到。

“竟然是这样······”米迦尔皱紧清秀的眉,脸色凝重地沉吟,“你杀了他?”
“嗯。或者说,他自杀了。凭借我的力量,是解决不掉他的。”优一郎没什么不好意思得如实说道,言下之意便是竹中放水了。
那人大概就是知道这一点,才把这笔单子交到了优一郎手上。只有优一郎会让竹中这个难缠的对手毫无抵抗自愿得送死。
不出所料,纵使知道这是一场阴谋,优一郎还是果断地下手了。
米迦尔问:“幕后的人呢?那查到没。”
一直追杀竹中的那个人,一手安排这次阴谋的人,不出优一郎所料,就是滨田先生。那是一个优一郎完全琢磨不透的人。优一郎点点头:“嗯,但我不打算找他麻烦,他和竹中的矛盾与我无关。”
“对,他太危险了,小优最好不要招惹他。”米迦尔忙说。

“什么人!”突然响起来的叫声吓了优一郎两人一跳,旁若无人地聊了那么久,真心是忘记了自己还身处被警察包围搜查的医院内。
原来一个夜晚已经过去,阳光微熹。
细窄的门缝被拉宽,随着细碎的日光走进来一个身材高大的人,身着深色的军装。
“怎么回事!刚刚有其他人经过吗?”来者语气僵硬地问道。
米迦尔躺到在床上,似乎很是虚弱,半晌轻声回答:“没有。”
来者疑惑地扫了一眼病房四周,将信将疑地走了。
随着门“咔”得一声锁上,安静的病房里又响起米迦尔清扬的声音:“好啦,出来吧。”语气几分无奈。
鼓鼓囊囊的雪白被子里窜出了一个脑袋。优一郎嘻嘻笑道:“干嘛,嫌弃我呀。"
米迦尔无语。
米迦尔伤还没好,优一郎不敢太闹腾,藏在被子里嬉笑了半晌,不情不愿地下了床,坐在床边又冷又硬的板凳上。
看着他嘟着小嘴的可爱模样,米迦尔忍俊不禁。
“对了,你今后有什么打算,继续······”
优一郎摇了摇头打断了米迦尔的话:“不,我不当杀手了。”
米迦尔本来以为要废些嘴皮子,此刻有些吃惊:“为什么?”
“以防你受伤啊!”优一郎浅浅笑着,玩笑道。将米迦尔逗得哭笑不得。
其实优一郎既没必要也不敢再在滨田手底下干事。早在来医院之前,他便把那份卖身契一般的协议撕了个粉碎。
米迦尔细嫩的指尖轻轻敲在病床沿上,突然想起优一郎毁约是要交一笔天价违约金的,顿时讶异道:“那你岂不是······”
优一郎霎时苦了小脸,可怜兮兮道:“对啊,倾家荡产,身无分文。”
“若要我养你也不是什么大事。”
“哎,哎,哎!”优一郎眼睛瞪得像只铃铛,没反应过来。
“却不知我这点工资够也不够,要不要去打工呢······”米迦尔自顾自地呢喃。
“等等!你说了的哈!我听到了!好啊!可不许反悔!”优一郎猛然在晨光中欢快地跳了起来。

没了仇恨,没了暗杀,没了鲜血。
多了关怀,多了希望,多了阳光。
优一郎的生活仍在继续。

【终】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