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落儿W

想把心里的故事讲给你听

【米优】服务员《炽》2



早晨,艳阳下无处匿形的校园,洋溢着青春与活力的气息。朝气蓬勃的身影穿梭在走廊教室操场间。
优一郎懒懒趴在灼热的书桌上。突然,头顶压来一片阴云,随之还有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优,怎么?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没休息好吗?”
优一郎抬头看向来者,不出意料是筱雅。优一郎嘟囔道:“我去干什么你不晓得呀。”
筱雅不死心道:“嘻嘻,我是问之后啊你懂的。”
优一郎白眼:“我不懂,一点也不懂。作业好多昨天基本没睡。好困啊你不要打扰我。”说着,摆摆手又趴了下去。
“哎哎哎,可是下节课是红莲的……”优一郎并没有听到这句好心的忠告。

“优一郎!”头顶猛然一震痛,将优一郎从睡梦中惊醒。
“谁啊叫我。”优一郎张开迷迷蒙蒙的双眼,意识不清地嚷道。下一秒,瞳孔猛地收缩,下意识地站了起来。
年轻的男性老师站在优一郎的课桌面前,脸色铁青:“我叫你呢。梦到什么了?”
优一郎缩缩脖子道:“没,没什么,哈哈。”
筱雅默默用手捂住了眼,为优一郎默哀一秒钟。
“啊,死红莲,好痛,不要打脸啊!该死,住手,我不就是睡着了吗……老师,别打脸,我错了……”之后的半节课,同学们并没有在教室里看见优一郎。

“还疼吗?”课间,筱雅倚靠在墙上,侧头看着蹲在地上画圈圈的优一郎。
优一郎哼哼道:“关你p事!”
“怎么不管我的事啊。”筱雅在优一郎边上蹲下,与他平视,“你这份工作还是我介绍的呢,我也有责任嘛。我这不是关心关心你今天晚上还来打工吗?”
优一郎抬眸:“去,怎么不去!”
“那就好,可别迟到。”筱雅满意地点点下巴,“在迟到可是要扣你工资哦。”
“什么?你不是知道我要先回家给母亲做饭吗?”优一郎瞪大了眼睛叫道。
筱雅道:“我知道,但这是老板特意吩咐的哦。”
“老板还关心我迟不迟到?你开什么玩笑。不会是你瞎编的吧。”优一郎蹙起眉,“我也不影响工作,不能通融一下吗?”
筱雅意味深长地笑笑,道:“那你自己与老板说。”
“滚!我见都没见过他。”

当天傍晚,纵使优一郎千万个不情愿,还是火急火燎地赶去酒吧。一溜烟似的冲进酒吧大门,抬首看头顶上的挂钟,还好,及时到达目的地!
“来啦,今天准时!”筱雅走过来拍拍优一郎的背部,欣慰道。
好不容易调整好了呼吸,优一郎恶狠狠地道:“可不是嘛,怕筱雅老板扣我工资。”
筱雅不置可否地笑道:“老板一词我可担不起。既然来了,去工作吧!”
优一郎走到员工休息间换上了工作服,走出房间,一眼便看见吧台边阴影里端坐着的米迦尔。优一郎拿上手中的托盘,鬼使神差地走了过去。
“晚上好,你又来啦。”优一郎随手打了个招呼。
“晚上好,优一郎。”米迦尔温和地回应。那声优一郎很平静,仅仅只是平常的打招呼,却叫进了优一郎的心里,使他莫名一阵悸动,仿佛有人拿着羽毛搔刮着他的心田。
优一郎背过身以掩饰他的窘迫,半晌又转过来,干脆坐到了米迦尔对面的位置上。捧着脸开始搭话。
“你每天都来啊?”
米迦尔老有趣味地看着优一郎,点头道:“是啊,你不是每天都向我要小费吗?”
优一郎脸有些烫,顶嘴道:“那你还不给我。”
“呵呵。”米迦尔从喉咙里溢出两声轻笑,“今天不迟到了?”
“你怎么知道我……”优一郎惊异地看着他。
米迦尔“呵呵”笑了,晃了晃手中的酒杯,无言。
“不说这个了哎。”优一郎想不通这件事干脆不想,转了转眼珠,僵硬地换了个话题:“米迦,这样叫你可以吗?米迦,你是学生吗?”优一郎不等米迦尔同意,擅自换上亲近的称呼。
“不是哦,我有工作。”米迦尔也不恼,弯唇答。
“啊,看不出来。米迦你看起来很年轻呢。”优一郎惊讶道。
米迦尔回应道:“你也是。”
优一郎问:“米迦什么工作?”问完察觉到自己似乎多嘴了些,忙对着米迦尔咧嘴一笑。
“呵呵,开个小店。”米迦尔不甚介意地回答。
“哦哦。自己开店就是好,不用担心某人扣工资。”优一郎放松了对米迦尔警惕,俨然将他当作老朋友,顺口抱怨道。
米迦尔喝了一口酒,恰恰掩藏起脸色,问道:“哦?有人扣你工资呀,为什么?”
“我迟到啊!但我是真的有事。”优一郎嗔怒道:“我下……下班之后,要回家给母亲做饭,还要去......总之我真的赶不及。筱雅明明知道,还不帮我说话,可恶的女人。”一段话说了很长,中间两段可疑的停顿却被米迦尔敏锐地抓住。
“这样吗,那优一郎真是有孝心的孩子。”米迦尔笑道。
“那当然……”优一郎自傲道,过了一会反应过来,“什么嘛,什么叫孩子!”
米迦尔笑而不语。孩子在被称呼为孩子时总是心有不服,这是常态。
“哎,你总是不说话。”优一郎拍拍屁股站起来,“不和你闲聊了,我还要工作,再被扣工资我就要吃土了。”
米迦尔道:“工作顺利。”
“谢谢。”优一郎言谢。
正要走远,“铃铃铃!”的刺耳铃声突然响起,优一郎歉意的在四周投来的目光中摆摆手,然后从口袋中取出款式老旧的手机。
“喂……”电话里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优一郎的表情变化很激烈。过了半晌,优一郎边说着:“好好好,我马上过去。”边挂了电话。
“优……”米迦尔想叫住优一郎,可声音还卡在喉咙里,就看见优一郎急急忙忙地奔走,跑到筱雅身边。米迦尔坐在角落里听不到优一郎的话语,但看筱雅点了点头,表情凝重。
米迦尔兀自皱了一下细长的眉。
只见黑发少年风似的跑进员工休息间,不过一分钟的时间便换上常服,提着一个背包掠出酒吧。
米迦尔讶异地望着再无少年身影的酒吧大门,面露疑惑。
“筱雅,什么事?”米迦尔扬声问道。


———————————

23号要军训了
连更两天我就消失啦
想我哦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