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落儿W

想把心里的故事讲给你听

【米优】服务员《炽》3



优一郎没再去酒吧,连学校也找不到他的人影。
直到七天后。
“优,你终于来了!”依旧青春洋溢的校园里,筱雅惊喜地揽住优一郎的手臂,雪白的俏脸上难得没有戏弄的表情。
优一郎被筱雅撞得脚下一个踉跄,回头看向她,苦笑道:“我是回来了,你可轻一点啊,我的一把老骨头。”
筱雅松开手,原地转了个圈,道:“去了这么久,你可苦了我为你磨破了嘴皮。你可知,你走的这些天呀……”
“发生什么了?”优一郎迫不及待地询问。
筱雅却在此时卖了个关子,笑而不语。
“哎,你这人。”优一郎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
筱雅把双手背在身后,打量着消瘦了许多的黑发少年,黄色皮肤的脸色骨骼凹凸分明,不加打理的黑发长长了,漫过冒着精光的碧绿双眼。
“事情解决了吗?”筱雅缓声问。
“嗯!当然,有我出马,哪会解决不了呢?”优一郎拍拍胸脯道。
“恭喜。”筱雅笑着道贺,随后却是抿抿唇,问道,“那你,打算离开酒吧了吗?”
长长叹出一口气。“大概吧。”优一郎轻声道,“高二了都。”
这么久了,还真有一些留恋呢。与当初自己踏进酒吧的本意不符啊。
“晚上再来一趟吧,辞职这事,总要自己和老板说。”筱雅扬起嘴角,俏脸上浮现一个标志性的狡黠的笑。
优一郎自然是要回去的,于是懒得理筱雅,拖着稍显疲倦的身躯,走进教学楼中。
悦耳的乐音响起,那是上课铃声的声音。走廊上的众人顿时加快了脚步。优一郎越过玻璃窗户,隐隐看见一片纯粹的金色。那样眼熟。
“米迦……”
人流涌动,优一郎揉了揉眼,却不见了那个身影。
自己是癔症了吗,米迦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甩甩头,优一郎很是心大的忽略刚刚的惊鸿一瞥,跟上人群投入到今天的学习中去。

夕阳西下,落日的残红中,优一郎再次踏足那个承载自己一整年的夜晚的酒吧。
“优回来了!”与一一眼瞧见了他,不由得叫了一声。士方顿时回首,颇为淡漠地瞥了优一郎一眼,道:“还知道回来?不过,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竟然没迟到。”看似讥讽,实则流露出关心的情绪。
“嗯,我回来了,想我了吗!”优一郎挠挠头,大大咧咧地坐下,“最近有些事。不过我今天是来到别的。”
“什么!”
“道别呀,不为什么,不需要拼命赚钱了呗。话说筱雅呢,她……”优一郎话说到一半,突然就没声了。他怎么觉得,刚刚那个声音有些耳熟呢?
“米迦!”优一郎猛地回头,就被面前的景象惊住了,“你怎么……”
只见男子金发碧瞳,身姿挺拔似松,被黑色的制服包裹,展现一番成熟魅力。
“我怎么穿成这样?”米迦尔勾唇笑了,“喏,如你所想。”
“你果然是缺钱。”优一郎下定论。
米迦尔:“……”

“你这几天去哪了?”米迦尔问。
“额……”其实优一郎觉得自己很没义务告诉他,嘴巴却不受控制,“去解决一下孤儿院的投资问题。有人愿意为孤儿院捐一笔巨款,并却开办爱心晚会,要请各界爱心人士捐款,我就去忙这事了……”
“孤儿院?”米迦尔疑惑。
“嗯,我曾是那里的孩子。”优一郎点头道。
“你是孤儿……那你前些天与我说照顾你母亲可是骗我了?”
“不是呢。”优一郎解释,“那是我的养母啊。她丈夫去世膝下无子,却不愿改嫁,便领养了我。”
“原来是这样。”米迦尔点头,看向优一郎的目光越发柔和。
优一郎突然转身,向四周张望,边道:“啊,不合你废话了,我来找筱雅说事,她说……”
“说叫你找老板。”米迦尔打断他的话。
“对!哎,你怎么知道?”优一郎回头看米迦尔。
“老板就在你面前啊。傻瓜。”米迦尔忍俊不禁。
“谁啊,不会是,你!你!你!”优一郎惊得跳起来。
“是啊!”
完,完蛋了。想想自己在米迦尔面前的恶劣行径,还抱怨过自己被扣工资……找个地缝钻下去算了!优一郎抱头在心底呐喊。

“小优,你要走了吗?”米迦尔半阖双眸,轻启薄唇,问道。
优一郎目光空洞幽幽看着米迦尔,悲怆呼喊道:“你觉得,我还留得下来吗!啊?呜呜呜呜……”
泪眼汪汪的蠢样子让米迦尔忍不住扶额,一点感人的氛围都没有了好吗!!!
“你留下来吧,我没有怪你。”米迦尔道。
“你不会是开玩笑吧。你属宰相的?”优一郎撩起额前的碎发瞪眼惊讶道,“可我,为什么要留下来啊……”难得明白了一回。
“因为,我需要你。”米迦尔庄重地说。凝望着优一郎的双眼,那湛蓝的瞳孔中倒映着呆滞的面容。
“果然是……开玩笑的。”优一郎喃喃。
“留下来吧,小优。”
“好。”

优一郎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就鬼使神差地答应了米迦尔的要求,不,请求。
员工休息间中,优一郎褪下上衣,瞪眼看着木椅上的工作服。“咔——”紧闭的门突然被拉出一条缝隙,优一郎一惊。接着,门缝中探出一个脑袋。
“哎呀,小优在换衣服呢,真是不好意思。”筱雅捂嘴笑了。
“流氓啊!”优一郎大叫出声,“你进来干什么,没看到我在换衣服,出去出去。”
“我来拿一下东西。”筱雅非但没有出去,反而跨前一步,走进房间,做了个手势,弯眼笑道。
优一郎随手拿起工作服挡在胸前,一脸警惕地望着筱雅。只见她莲步轻移,目不斜视地从自己面前划过。
“你……真是……”优一郎手指着筱雅,噎着一口气。
筱雅自顾自地弯下腰,从椅子上拿起一份酒水单。背对着优一郎原地站定,半晌幽幽道:“你可知道,你走的这些天,米迦君到处找你。”
“哈,关我什么事……”优一郎本能地接嘴。其实他不明白,筱雅说这个是什么意思,但他的注意力确确实实被吸引住了。
米迦,他为什么要找我呢?我和他,不过是几面之缘吧,印象还都不太好额。他,是在为我着急吗?莫名其妙……
门“啪!”得一声又关上了。优一郎愣神地看着紧闭的房门。
md,最讨厌说话说一半的人了!



——————————————
呐,下周见!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