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落儿W

想把心里的故事讲给你听

【米优】服务员《炽》F

F

“米迦,你找我啊。”优一郎站在米迦尔的跟前,大大的眼睛直视着米迦尔,语气带着质问地说道。七天,这个人一直在找自己,优一郎直觉不对劲。
米迦尔无辜的眨了眨眼,疑惑道:“我没啊,谁和你说的。”
“筱雅。”优一郎抿抿唇,心知米迦尔是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却没有勇气去解释了。
“是么。”米迦尔随意点点头,而后温言道,“衣服换好了,你快去工作吧。”
还好,他没反应过来。优一郎突然庆幸,长呼出一口气。
“那我走了。”优一郎脚下微动,就想溜走。
“等等,站住。”就在优一郎已经跨出三步之遥时,米迦尔叫住了他,“我好像明白,你刚刚问我什么了。”米迦尔一把按住优一郎的肩膀,语气突然就带上笑意。
“哈哈,是吗……”优一郎干笑两声,并不回头。
“我回答你,我是在找你,找了你七天。”
我怎么没发现我刚刚说的是问句啊,优一郎干脆重新转过身,面对米迦尔,大大方方启唇道:“好,那我再问你,你找我干什么,我不是跟筱雅说了请假吗?她没告诉你?”
“她没说多久。”米迦尔垂了垂眼,道。
“是吗,那是我没和她讲,我也不确定我要去多久。”优一郎讪笑道。
米迦尔似是嗔怒,说道:“那你回不来,为什么不打个电话告诉大家呢,你知道我有多急?”
优一郎被米迦尔训得脸色不好,回嘴道:“你急什么,我和你有什么关系?我不找你要钱你还来缠我?”他一着急便忘了米迦尔就是这家酒吧老板的事情。
“你……”米迦尔瞪着眼睛,咬着红唇,半天却只吐出一个字。好像是真被优一郎气着了,原本白皙似雪的脸颊竟然泛着红晕。
优一郎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容易会和米迦尔争吵起来。反正从员工休息间出来后,米迦尔每一句话都让优一郎感到别扭,就想顶嘴。
“你什么你啊……”优一郎翻眼,却突然看见米迦尔绝美的脸快速靠近,嘴里的话刹那就给吞回去了。
唇上一重,柔柔软软地触感直接砸到脑门上,砸得优一郎恍惚,甚至忘记了挣扎。
米迦尔手上用力,环紧优一郎劲瘦的腰肢,低着头死死压住其柔软的双唇,蹭了半晌,竟还得寸进尺地探出灵活的舌尖,不轻不重地舔上去,描画着美好的唇形。
嘴唇上一阵冰凉濡湿的奇异感受,唤回了优一郎的神智。
“啊!”优一郎惊呼一声,大力推开了放肆揽住自己的米迦尔。
死命抿住双唇,优一郎瞪着碧绿的大眼睛,指着米迦尔。
米迦尔也有些呆,目光直直对着前方,然后毫不自知地伸出殷红的舌头,舔了舔唇。
优一郎似乎被此举刺激了,一个转身,夺门而出。
玻璃大门被推开,又自然关上。来来回回晃动,发出“哐哐”的响声,轻易被酒吧里的乐声淹没,就如同优一郎,几个转瞬消失在茫茫人潮。

太阳彻底从西山头落了下去,天空被深深的蓝色覆盖,只余一轮弯月发出淡淡的皎洁光辉。街道旁的路灯亮了起来,优一郎漫无目的地在一排排路灯下走着,内心一团乱麻。
他,他,他被米迦亲了!噢,见鬼!
想一想几分钟前发生的事,优一郎愤怒之余又忍不住偷偷舔唇,最终惹得面红耳赤。
“米迦……”优一郎轻声念着这个名字,深深吸气,沿着昏暗的道路走远。
他可不是不想回家躲起来,可是当时走得太急,所有衣物包括钥匙也都留在了酒吧里。
哪都去不得,优一郎没想到自己也有这般流浪街头的时候。

“优,小优,你站住!”一声尖叫响彻在耳边。优一郎本能的迈开步子就想逃跑,可右肩上一重,一只手搭了上来。
“米迦,放手。”优一郎大声叫道,头也不回,脚下不停。
“不放。”米迦尔耍起性子,伸手一把揽住优一郎,“别瞎跑了,所有东西都在酒吧,跑丢了怎么办啊……”米迦尔的声音很轻,温热的呼吸吐在颈间。
我又不是小孩子,跑丢什么?优一郎心想。他本是心直口快之人,可偏偏这次喉咙里卡着了什么,愣是没叫出来。
“哦。”优一郎闷闷道。
“跟我回去吧。”米迦尔小心劝他。
优一郎盯着脚尖,说:“不了吧,我就随意走走,散散步。你先回去吧,店里面可能忙不过来。”
米迦尔说:“你知道就好,那就和我回去吧。”
优一郎嗔怒道:“说了不回就不回啊,我很烦你啊,你不要缠着我了。”
“我......”米迦尔松开了手,“钥匙给你,回家吧。”
这回换成优一郎痴呆了,半晌才伸手从米迦尔白皙的手掌中拿起那串熟悉的钥匙。
“衣服呢?”优一郎问。
米迦尔莞尔,说:“明天来酒吧拿吧。或者,你可以现在同我一起回去。”
“不了不了。”优一郎连忙说。一边暗自摆手,一边攥紧钥匙就要转身。
“你等一下。”米迦尔突然叫住他。
优一郎转身,拉长了声音道:“又怎么啦—”
“你明白我什么心思吗?”细看,米迦尔的脸竟然有些异样的红润。
“什么心思,不明白。”优一郎说。
“我喜欢你,你明白吗?”
“明白你个锤子哦。”
优一郎转瞬间,跑出老远。

“呼哈呼哈。”确定米迦尔不会再追上了,优一郎停下脚步,双手撑在膝盖上大口呼吸。
我喜欢你,你明白吗?
明知道无人在身侧,优一郎摇了摇头。
怎么会明白,笨蛋,你刚刚才告诉我啊。
一向不愿意动脑的优一郎,此刻为了一句话,翻来覆去地想着。
或许,米迦尔其实想问,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终究没说出口。
还好,他没说出口。优一郎心中突然庆幸。还好还好。优一郎觉得这个问题神圣异常,才不该在方才仓促情景下应对。
只因为,若他这般问了,自己的答案只怕也是:“喜欢你个锤子哦。”
大概是要后悔的。



——————————————
军训活着回来了
但开学了我大概蹦哒不了多久
尽量定时定时发文吧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