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落儿W

想把心里的故事讲给你听

【米优】服务员《炽》5

5

优一郎难得会失眠。一大清早,天蒙蒙亮,整宿未眠的优一郎同学便顶着两只黑眼圈上学校去了。
早上的校园人很少,优一郎放下书包后就在宁静的校园中闲逛。七日未归,校园还是往日的校园,不曾生疏了。可是,正当优一郎散步企图排解困扰他一整晚的烦恼时,突然,一抹金黄色就闯入视野。
米迦?
不对不对,他怎么可能在学校?
优一郎觉得自己是日有所思出现幻觉了,便做出一个傻兮兮的举动——抬手揉了揉眼睛。再看向灌木那边,挺拔的身影仍旧在原地。
只见,他小幅度的转了一下头,露出轮廓美好的侧颜,在晨曦中覆上柔光。
阳光温和。
是米迦尔无疑,优一郎心下确认。可米迦尔为什么会来学校?
优一郎犹如间谍一般,踏着极轻的步伐走近,小心翼翼地蹲在灌木丛后。这回可以看见,米迦尔面前站的竟然是红莲老师!他们似乎在交谈。不知谈到什么,红莲的脸上竟然难得一见的流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意。
与米迦尔的那个相视一笑,惹起了优一郎的不乐意,旋即优一郎皱了皱眉,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种诡(chi)异(cu)的情绪。优一郎暗自嘲讽一般恶狠狠地转动身子。
偏偏事有不顺十之八九,就在转身的霎那,脚下的树枝啪嗒一声断裂,顿时吸引了米迦尔和红莲的注意。
偷听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优一郎低下头,撂下两人撒腿就跑。
米迦尔闻声后,一转头看见落荒而逃的黑色人影,虚眯起眼睛,唇角温情地勾起。接着,他语气平缓地向红莲道别:“老师,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先走了。”话音未落,就在也掩盖不住急切,提步追了上去。

“小优,别逃了,是我。”静谧的走廊里,米迦尔对前面努力保持若无其事,实则却是不断加快步伐的优一郎叫道。
优一郎身体一震,停住了脚步,在晨光中缓缓回身。
早晨温和柔滑的阳光穿透过窗户,排列成矩形,整齐地洒在地上。米迦尔站立存在的阴影扰乱它的规则,却没破坏它的美感,而是像水中涟漪,虽然打乱了水的平静,却带来新鲜与生机。
似乎刚刚的疾步走憋着了,优一郎长吁一口气,嘴硬说:“你那里看见我逃了?”
“噗哧——”
“笑什么嘛。”优一郎嘟嘴道,“笑得美瞳要滑片了。”边说边一脸嫉妒得望着淡蓝色的清澈双眼,仿佛里面倒映着一片海洋。其实他不知晓自己碧绿的双眸同样摄人心魄,使米迦尔毫无悬念心甘情愿的沦陷。
米迦尔顿时笑得更欢了,纤细白皙的手轻轻遮在嘴边,肩膀颤动。早晨的走廊里,依旧静谧,气氛却丝毫不见了方才的沉重。
他家优真是太可爱了!米迦尔默默想。好在他还有理智,没有将这话说出来,不然优一郎真的要羞愧得发狂。
“我还没问你,你在学校干什么?”优一郎红着小脸,蹙起粗黑的眉,生硬地转移话题。
“观光。”米迦尔走近两步。
没有察觉,优一郎怒斥道:“骗谁呢!”他又不是傻。
“开个玩笑嘛,你可能不知道,我算是你学长呢!”米迦尔笑笑说,“不过离开学校不少年了。”
“啊。”优一郎微微吃惊,“那你是来看老师的吧。”
米迦尔却摇摇头:“不是哦,我是来商量实习生的事情。”
“你?实习老师?”优一郎霎时张大了嘴,疑惑问:“你不缺钱吧?”
“还行,可以养活自己。”米迦尔笑道。
“您太谦虚了。”优一郎语气中带着嘲讽,却没什么恶意。那么大一间酒吧。优一郎小员工羡慕地嘀咕道。
“呵呵。”米迦尔勾起唇角,然后玩心突起,问:“你猜猜,我到底为什么来学校实习?”此刻,他已经在优一郎不知不觉中,走到了其面前。呼吸可闻。
“不知道……”优一郎老实回答,双眸盯着面前的人,明明面孔那么温和,却是笑得不怀好意。
“为了你。”米迦尔面不改色的吐出情话:“我如今便只有一个小小的愿望,不过是每天可以看见你。只要在你身边,我便心满意足。”米迦尔伸手揽住优一郎劲瘦的腰肢,优一郎像触电一样跳开。
“你,你在说什么啊!”优一郎羞愤地嚷道,“怪恶心的。”
“恶心吗,小优觉得恶心?”米迦尔眉目流露出丝丝哀怨,透过那双澄澈的眼,直达心底。
优一郎紧盯着这米迦尔,丝毫看不出伪装,疑惑自己是不是刚才说的过分了些。“我不是这个意思......”
“小优,我是在追你哦,不离你近一些可怎么行。”米迦尔笑意淡然。
优一郎觉得自己刚才一瞬间的心软看在米迦尔眼里就是笑料。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瞎了眼,竟然看不出来对方在演戏。
又被调戏了……优一郎翻了个白眼。
不过他现在好像接受了米迦尔在追他这个事实了呢!
优一郎因为自己的想法恼羞成怒了,嗔视米迦尔,说到:“追你个锤子哦!”
优一郎跺了跺脚,看着从楼下逐渐涌上来的学生,说:“快上课了,我不管你了。真是个骗子,跟你说话就是浪费时间。”
“不是......”看着优一郎远去的背影,米迦尔有一种百口莫辩的无力感,怎么就留下了这样的印象呢?他不是这样的人啊。
开始淡漠得不假辞色,后来在优一郎离开七天踪迹难觅时,焦急之下才发现自己爱上优一郎,自此便想尽办法接近表白挑逗。
优一郎消失的恐惧使米迦尔急切的想要将优一郎握在手心,因为他没法再承受一次优一郎的失踪。
太心急了呢,失策。
可是,古人云:一不做二不休……
米迦尔在作死的道路上一去不返......

“小优,你下午下了课去哪儿?”下课铃响后,米迦尔站在熙熙攘攘的走道上,拦住了优一郎的去路。
“关你屁事。”优一郎没好气地说。
“当然关我的事,你是我的员工。”米迦尔耐心的解释,“无论是作为老板还是学长,我都有理由关心一下你。”
“无赖。”优一郎愤然评论。
米迦尔汗颜。误会呀大哥,我那么彬彬有礼。事实上,米迦尔知道和优一郎讲道理是讲不通的,一旦形成定性便难以更改。
“我就是问问。筱雅说你请假了今天不去酒吧。是去孤儿院吗?”米迦尔心知这样问不出,就主动猜测。当优一郎眼中闪过惊诧,米迦尔知道自己猜对了。
优一郎目光躲闪着道:“不是。”
米迦尔勾唇笑了。
“我陪你去。”米迦尔说。
“不行。”优一郎断然拒绝。
米迦尔被拒绝也不气馁,接着说:“就当我去义工。你不带我去我自己也可以去。”
优一郎答说:“随你啊!你知道在哪吗?”最后一句话说得极轻,可米迦尔还是敏锐地听到了。
米迦尔只当没听见,突兀来了一句:“下节课是我的课。”
“哈?”优一郎一脸莫名其妙,“你真是实习老师?”显然他清早并没有相信。
“是啊。”米迦尔点点头,“我去拿教案了,放学后校门口等我。”如是说道,然后不等优一郎作出反应,米迦尔便挥挥手作别了。
“跑得真快。”优一郎跺脚。





——————————————————
废了废了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