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落儿W

想把心里的故事讲给你听

【钱与野男人】白起x我/《断层记忆》HE(完整版)

终于写完了!我和白起的故事!
原名高中校园里的二三事/机缘巧合
写文期间的险阻大概是我爱上了李总哈哈哈
当时没想好怎么弄就开始写了,边卡边想剧情,乱七八糟总算磨蹭出来了
你们喜欢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啊!
啪啪啪啪啪(鼓掌)

———————正文————————


1
回首高中,有些事情,实在巧合。
已经忘了是何缘故了,我是在那样一个和风柔畅的午后,登上学校的天台的。
俯瞰校园中一块一块的绿茵,仰观天空上一朵一朵的白云,感受晚春温和的风儿轻轻地吹,在我的脸上。惬意且悠然。
微微的不快被我抛至脑后,我撩起长裙下摆,坐在天台干净的石阶上,取出耳机放在耳上。
耳边响起熟悉的女声,抑扬顿挫地读着那令人头疼的英语独白。
已经忘了是何缘故了,我是在那样一个天朗气清的午后,独自坐上学校的天台,竟只是听着英语听力。
直到——“怎么还有人在这里学习?”清爽的男声打乱了我思考题目的节奏。
看在他声音好听极了的份上,我不生气。我如是想,然后出于礼貌的摘下耳机,回首。
那一刹那,眼前的风景惊艳了时光,纵使时光流转后的如今我也可以说出那时每一个美好的细节。
少年斜靠在通向天台的门框上,双手抱胸,修长的双腿交叠。阳光中他微偏着脑袋,亚麻色的细碎短发便遮住一只眼睛,而另一只露出来的眼,像琥珀一般有着暗沉的光辉在深处流转,嵌在似乎是毫无瑕疵的那张脸上。本应内敛而深邃,但他勾起唇角,偏偏多了几分痞气。勾人得很。
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我那时确实是被美色给迷惑了一、小、会、儿。我屏住呼吸,半晌才问道:“不可以吗?”
“不是......”他陡然收敛了一些迫人的气势,也许是我的错觉——他有一点儿局促,他摆正了身子,解释说:“只是很少见人来天台看书了。阳光太刺眼。”
很恰当的言语。“确实是这样。”被他这么一说我才觉得眼睛真的有些不适,我十分顺口地接了他的话。
可是,这没有转移我多少注意力。原因是面前这个少年,给我的惊讶远不只因为那张英俊得吓人的脸庞,还因为......
“想问一下,你是......白起学长吗?”我试探着问,语气中不自觉已经渗透几分笃定。
“你,认识我吗?”这是肯定的回答。
“x中怕是没有人不认识你。”看着他呆呆的吃惊的样子,实在出乎意料的可爱。我掩嘴笑了起来。
“我知道。”闻言,他把手插进了口袋,撇了撇嘴,懒洋洋地道,“没办法的事。”
人太帅。我悄悄替他在心里说完之后的话。
“学长,常来这里吗?”我把手中的书本放到了一边。
“嗯,安静。”白起回答。
“怪不得总有人说学校里见不到学长的面。”我想起那些充满奇思妙想的流言来。关于,白起学长下课后的二三事......
“是吗,这么多人关心我?”他勾唇,那浅笑的模样,令我脸颊微红。
“关心你的人实在不少呢,要是知道学长待在天台,这里的门槛都要被踏烂吧。”我笑着说,说完又惊觉这个夸张的手法用得有些不当......要说是什么歧义,白起果然想到了:“你以为我是哪家富豪的千金找相公吗?”
“不是不是,嘴快了。”我连连摆手,却也忍不住的好笑。
“真实想法吧?”白起揶揄道。
“不、不......”我没想到传言中高冷学渣男神是这副模样,大出意料。
“那个,以后我还可以来吗?”笑够了,我突然想起什么,问道。实在是愚蠢的问题,可我那时却真的有一点害怕他不同意。
“当然可以。”好在,他这么答。我心中涌起的一阵放松与喜悦,来得莫名其妙。
“学长......”
“嗯?”天呐,这个尾音撩人到爆炸。
“你是要看书吗?没事,继续吧,我就是在后边睡个午觉。”他见我面露难色,便道。
睡午觉......你心真大,怎么会觉得我还有心读书呢?我默默吐槽。
其实我只是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却想极了找些话题,就是想,在多亲近一些。多亲近一些,那不似传言又胜似传言的学长.....可,事往往不遂人愿啊......
午睡一词大概是戳到了我哪个穴位,我刹时变得慌张无措。
“我,不是,我,快到上课时间了,我回去了,学长......午安!”我仅仅将嘴里零碎的词组搭配成毫无条理可言的短句,就匆匆站了起来。随后做出了会让我后悔一个下午的举动——我小跑着离开了天台!
实在是,被男色迷惑了。以至于.......连听力书都忘了带。

之后的几天里我都没见到白起。
虽然我也不是没有怀抱着期待再次走上教学楼的天台,可是那里空空荡荡的,只有逐渐变暖的和风在持续地刮着。
我的听力书早就不在地上了,是白起带走了呢?还是不知名的那个学生捡到了?书在哪儿我并不在意——不过是一本快写完了的听力书罢了,我关心的仅仅是,它是否能让我再见到那个英俊的,冷漠的,直率的,可爱的,学长。


2


那天夜里,晚自习结束。我含着真挚而歉意的情感,感谢帮我解决了科目问题的老师,然后轻快地走出空荡荡的教学楼——困扰的难题得到了解决,我心情还算不错。
让我惊喜的是,这天晚上,我见到了久违的学长。
“白起,学长?”我看着一个高大修长的人影走出高三那栋教学楼。与我心中永远暗存紧张气氛的地方格格不入,他将松散散的运动服披在肩上,双手插着口袋,两腿包裹在修身设计的长裤里,短短的一段路,走得很随意慵懒。那种气场是独有的。
黑暗中那个人影顿了顿,随后向我走来。离得近了,我终于看见那张轮廓分明的脸。
“是你,这么晚?”他惊讶地看着我,说。
“学长还记得我呀!”我笑了一下,说,“问了老师一点问题。学长也这么晚?”
“嗯,向来是这样的。”
“是因为交通问题吧。学长怎么回家?”我和白起边走边有一句说一句地聊。
意料外,白起说:“其实我是住校生。”
“啊,没听人提起过呢,那学长往校门这边走是......?”我说。
“去保安室拿点东西。”白起解释道,然后偏头看我,问:“你怎么回去?”
“我坐公交。”我说。
“住得远吗?公交可不好等,要我送吗?”白起说。
“唉!”我对他的问话讶异不已,明明才见两面,还不是很熟的。可同时心里已经变得暖暖的并且脸颊开始泛红,“太麻烦了吧,学长方便吗?”
“还成,也就开个摩托送你,晚点爬墙回来。”
“额,那不用了,可不能让学长违纪。”我赶紧摆手。果然传说也不全假,开摩托还翻墙什么的简直是社会少年的标配了。
“那好吧。”他没有坚持。
校门口。
“学长,那我回去了?”我对着拿着快递箱的学长说。
“注意安全。”他回答。
我心里刹那暖洋洋的,胆子便大了一些,问:“对了,学长最近没去天台啊?”
白起愣了一下,显然没有料想到我会突然提这个问题。大约过了几秒钟,他勾勾唇,道,“有点忙,我正打算明天上去坐坐。”
“这样呀。”我巧笑,心知他是想与我天台见呢,我望着白起笑了好一会,只把他盯到变扭地扭头。
“哈哈,学长,明天见啊!”
“嗯,再见。”
我回他一个微笑,正转身,我听见他叫了我的名字。
“学长?”
“以后,不用叫我学长了,白起,就好。”我看见,他微垂着脑袋,将脸似无意中埋在阴影里,低声说道。我猜得出来,话出口那一刹那他眉目间的温柔。
我猛然一怔,半天才醒过来。
“好的,白起。”

大抵是温柔的学长,哦不,白起,太让人心动,我上了公交车才反应过来——“不对,他怎么晓得我名字哇!”

第二天,清早。我在我的书桌上发现了一打——听力书。我甚至以为是没睡醒眼花了,伸出了手揉揉眼睛,可那几本书,仍旧好好的摆在那里。
我坐下来,好奇地翻看。第一本的扉页里,我找到了一张纸条——终于让我知道了昨天白起取的快递是何物。
上书:
弄丢了你一本书我很抱歉,这是补偿。——白起
这是.......我捏着那张洁白的纸条好半天没有动。脑子里来来回回盘旋着一个念头——白起学长,的字,真好看。

一阵轻快的乐声响起后,我踏上了天台的米黄大理石板。半个白天的心不在焉让我这颗“热爱学习”的心有愧意,可期待之情轻易掩盖了这些“琐碎”。
我知道我坐在石台阶上的姿态定然十分僵硬,可也无可奈何。
我感受到清风拂面吹来,像是一只温暖的手,抚摩过我的脸颊,带着初夏一般温柔而非狂野的爱意。
我等着,平静的。极力享受着初夏的风,让它吹散掉急躁的情绪。
可过了许久,耳畔空寂,以至于深处传来了耳鸣声,分明很轻微,却呜呜得如在我脑海中拉起警笛。我终于开始着急。
“这都几点了?”我恼道,声音却很小,是在自言自语,“是忘记了吗?还是,有什么事耽搁了?”
我站起身徘徊。
十分钟,十五分钟,二十分钟.......
没有来,没有来,还是没有来。
我反倒平静了,重新坐回到石阶上望着手表,看着秒针机械地做圆周运动,看着时光流逝过去。
又是十分钟,我精准地站起来,毫无留恋踏步下楼。
我很冷静,真的,就是关上天台铁板门时没控制好力度,撞得它瘪了一些,仅此,而已。




3

高三的教学楼一直是我不太敢踏足的地方。因为这里,是学子们不分昼夜为一场无硝烟之战做无尽奋斗的练武场。那种近乎神圣的气氛,我不敢打扰一丝一毫。
但我今天还是怀着紧张的心情,穿过两栋楼之间相连的廊道。
白起所在的班级是高三十六班,这是这个学校人尽皆知的事情。刚开学那会儿吧,还是有不少人跑到人家班级蹲点,但后来不知什么原因这些人就烟消云散了……
我尽力保持冷静的步调,走到了高三十六班的门前。正好里面走出一个短头发的女生,我连忙叫住了她,“那个,同学你好,我想找一下白起学长......”
女生诧异地打量了我一下,虽然惊讶却还算和善的道:“白起啊,他不在呢。他啊,就是那种有心情来班上做作,没心情就不知道在哪儿的人。班上一般找不到他。你不知道吗,还以为开学那会已经昭告天下了呢。你找他做什么?”
“他,一天都没有来学校吗?原来如此。我是来......”我顿了一下,一时不明白自己的目的,难道说自己是来兴师问罪的吗?
“我道谢的。”
“什么?感谢白哥?他帮你打走了企图收你保护费的小混混吗?什么时候!几个人!打斗场面帅不帅!快,讲给我听听!”旁边突然窜出了一个极具活力的少年,一提到白起,神情无比激动的样子。
“额,不是不是......”我抹抹额头上被吓出来的冷汗,慌张地解释。
“那是怎么样?啊?快告诉我啊?是不是.......”少年凑到我身前,兀自兴奋着。
我把求助的目光投向先去与我对话的女生。那女生一副丢死人了的表情,揪住少年头上卷卷的毛,张嘴吼道:“韩野你别丢人了!把人家学妹都吓到了你有没有礼貌有没有风度,你这么喜欢白起你跟他结婚啊!”
“那可不是国家不允许吗……”少年摆出一副哀怨神情,嘀咕道。
我......深深被震惊了。
“学妹别误会。这人,x中第一白起吹,真的吹成假的假的吹成真的。”
“哦,哦,哦。”我现在怎么办呢?只能混混沌沌地点头,然后重复着一个字。
“白起他不在,今天估计也不会来了。抱歉啊,我们见他其实也要碰运气的......高一时候他还是挺认真,然后就开始三天两头不来学校,学习就这样落下了。可惜了。”
“这是为什么呢?”我心头一动,打听道。
遗憾的是,短发女生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倒是韩野,挣脱束缚大声喊道:“当然是去做英雄做的事情啊!”不过我知道了他的话没什么可信度。
“好吧,打扰你们呢。”
“没事呢,也没帮上你。”
“再见。”
“再见!”

就这样,我没见到白起,偃旗而归。
我终于认识到我和他不是同样的人,我努力想将他遗忘,通过不断学习压榨自己的方式。
看似成功了,可当我再次见到他的那一刻......
“啊,你们是谁?”我惊慌失措地看着身前的两个人。他们头上是杀马特的发型,耳上钉两颗一看就很廉价的金属片儿,身上穿着某宝爆款皮夹克,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不良少年中的穷鬼似的。
我向来对于花季少女被社会混混拦路抢劫一空的事情嗤之以鼻,可真的遇到时,不得不说,我是真的慌了神。
“嘿嘿,你说呢,小妞?”来者邪笑两声,手上握着水果刀走得更近了。
我竟没有心情去吐槽他们糟糕的台词,向后退了两步,哑声道:“别过来,我没招你们没惹你们,为什么拦我?”
“她问我为什么?”站在近处的混混笑了一下,回头向同伴说。
“你招惹大人物了!”那人紧张兮兮的说。
我脑子竟然在这时飞快地转起来,却丝毫记不得自己什么时候惹过这些不良少年......更遑论他们口中的大人物!
“你们,找错人了吧,我可没有......”
“闭嘴,错不了,就是你!”那混混打断我的话,举刀冲了过来,带起一阵轻风。
“啊啊啊啊啊啊——”当时我和那歹徒离得很近,身后几步远便是封死的砖墙。我尖叫,明知躲不过,可还是依照本能掉头就跑。
意料中的伤痛没有到来。
“叮当!”是刀落地的声音。
我呆怔地看着挡在我身前,宽厚的肩膀,坚定不移的脊梁。
“学长?”我不可置信地发出沙哑的声音。学长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才多久,又叫生分了。”白起回头,对我笑笑。那笑容很明丽,没有丝毫处于困境的紧张,让人感到无比心安。
是没多久,整整,一个月罢了。




4

银白色的刀光挥舞。
“白起。”我大声叫了他一声,问道:“应付得了吗?”
随后,伴着呼呼风声,白起用行动回答了我。

.......以下省略一千字暴力冲突。

见我一副不认识不认识他了的样子,白起懊恼地皱了一下眉,道:“咳,没吓到你吧。其实我不是这样的人,我只是......”
“太激动了?”
“是!”白起急忙答道。
我扬扬唇角,勾起一个浅浅的笑容。虽然刚才的场面确实给我带来的惊吓不少,可白起的情绪因我而变这一事实,毫不意外地平复了我恐惧,在心中注入一股暖流。
“先离开这吧。”白起提议。
我点点头,道:“走吧。”

我没有刻意往那个方向走,而是漫无目的地城市中穿梭。
“你有什么想说的,问吧。”白起用笃定而无奈的语气突然说。
我脚步乱了一下,还是耐不住好奇心,问到:“白起,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碰巧。”
准备一路竟然就说出这么个理由,未免太敷衍。我微愠道:“我不信。”
“你想知道什么?”
“为什么不来学校?”我终于问出口。
“有事情。”
“家里的吗?”我追问。
“不是。”白起摇头。
“那什么事情那么巧就在学校后门的死胡同?”我变得咄咄逼人。
“抱歉,我不能.......”
“是你的私事我不应该管。”我打断。
随后,又陷入沉默。
“你不要管这件事了,就当没发生过。”过了半晌,白起说。
我反应了好一会才知道白起说的是我被小混混找上的事。我停下脚步愣愣看着他。
“一切交给我,我会处理,不会给你带来麻烦。”他盯着我望过去的眼睛,语闭又慌忙移开了。
“不报警吗?”我问。
“报警解决不了这些人。”
“那会给你带来麻烦吗?毕竟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招惹到的。”我说。
“不是你。你放心。”他说的很真诚,真诚得让人几乎误会那是一种深情。
我被迷得有些晕,便问:“这么严肃的话题也要撩人吗?”
“咳,什么?”
“没有,我什么都没说。”

“你家还有多远啊?”大约走了半小时,白起忍不住发问。
我环顾四周想了想说:“挺远,毕竟反方向走了这么久。”
“什么?”白起脸上的表情很是精彩。
“这不是我家的方向啊。”我无辜的望向他,“我跟这你走的。”
“我跟着你......唉,算了。”白起说着叹了口气,扶额。

话说这两货到底是怎么走起来的呢……

“谢谢你送我回来。”我微笑地望着白起。
“应该的。”白起浅浅勾唇,“明天要我来接你吗?”
“啊?”我微微吃惊,“不用了吧……”
“呵呵,我是想,明天我正好去学校。”
“你终于要去学校了?!”
“意外吗?”白起挑挑眉。
“你很久没去了。”
“那么,明天见!”
“好。”我点点头,反身进屋,向白起再次挥了挥手,关上了大门。
门外静默了半晌后,响起渐渐淡去的脚步声。
我陷入柔软的沙发中,思绪万千凌乱。
沿途我数次想套出白起的话——关于他逃学。可白起总有办法避开不提。
可无意间无意间流露出来的哀愁还是被我捕捉。白起不来学校,必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而非所愿。
我开始觉得,白起真的是一个有深不见底秘密的人......我自诩是他的朋友,我想帮他,至少是在学习上。在这个读书的年纪,他应受他应得的教育。
我暗下决心。
而我所不知的,当天渐渐阴沉宛如一潭深泉,零星几点星光下,一只修长的人影在半空之中飞快地穿梭并带起丝丝残影,他最终停在了一面窗前。
窗内印着银杏叶纹路的帘子并未拉严,眉目清秀的棕发少女安然入睡,对一切毫无感知,包括对半空中少年熟悉的面容上结郁的神情与幽幽的叹息。



5

这夜我睡得很熟。以至于第二天清晨,被闹铃吵醒后,我愣愣看着窗户外面黑色的摩托车以及一条修长的身影是,半天才想起昨天傍晚的对话。
白起说,要来接我的......
让他久等了。我懊恼不已地拍拍脑袋,急匆匆地洗漱一番,挎上书包出门。
“白起!”我走过楼梯的转角,叫他的名字。
“早上好。”白起的笑容就像清晨的曦光一般温润美好。我走上前,白起就像经历过无数次一样熟稔地接过我的书包,随即感叹:“这么轻?”
“东西都放学校了。”
“学霸的日常吗……”白起感叹道。
“不是不是。”我连连摇头,注视着面前的他笑眼中的浓稠落寞。
“上车吧。”白起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纠结良久。我点点头,跨上了那辆漆黑的摩托。
风儿在我耳边呼啸而过。
我揽住身前年轻的身体。
愿这一条路走到两鬓苍苍。
可幻想终究还是会破裂会粉碎。
“有时候我希望我不曾认识你。”风里传来的话语,语调是那么轻柔,可偏偏就像细薄的白纸边缘是如此锋利,一划就见血。
“你说,什么?”我不可置信地问。
白起似乎叹了口气,他接着说:“你接触我越多,遇到的危险也越多。”
我恍然抓到了什么关键,却有本能地抗拒接受答案。我没有犹豫地回答:“我不怕!”
“可我怕。”

夜晚我疯狂的奔跑上学校的天台。
那里只有狂风与骤雨,没有我要见的那个修长的身影。
“白起!!!”我表情变得狰狞,对着面前的虚空喊叫。
“白起,王八蛋!”我喊了多久,我不知道,等到累了便直愣愣地摔在积水的地面上,双手掩面。
他说他不是正常人,他说已经有人盯上我了,他说我是一个好姑娘可以过正常的生活,他说他不能害了我,他说他不会让我难过,他说他有朋友可以让我失去这段记忆,他说,他今天晚上去找我......
为什么!
我可以离开啊!
但我不可以忘记你......

风儿送来撕心裂肺的哭喊,白衣少年坐在街边的长凳上一动不动,任由雨水浸透全身。
“白起,你好狠的心。”雨中走来一个人,撑着把漆黑的雨伞,和他整齐的西装一样的颜色。与他规整肃穆的装扮不同的是他脸上戏虐的神情。
“闭嘴,办事。”白起冷冷地扫了男人一眼,眼神里毫无感情的波动。
“我拿钱办事你放心,不过我可提醒你,你可不要后悔啊。”
“我后悔什么。不影响普通人的生活,是这个圈子的原则。”
“我怀疑你的EVOL是失去感情。”
“再多嘴我揍你。”白起的神色看起来一点儿也不想开玩笑。
“好好好我不说了,那我可去了。”
“嗯。”白起把双手插进口袋,头也不回地离去。他走了许久,直到耳边声嘶力竭的哭喊停止,他才停在了路边。
还好,是雨天。白起心想。
这样就不会流泪了。


6结局


七年后的如今。
“这就是全部了?”我跨坐在男人的身上,目光危险地审问。
俊秀的面容上泛起浅浅的红晕,白起轻咳了一声道:“是全部了。”
“像一个故事一样。”我感叹。
“还好我有幸又遇见你……”
“呵,又遇见我就要想好怎么解释你之前的所做所为。”
“我不是故意瞒着你,而且我当时也不知道你是EVOLER。”白起急道。
“你还狡辩!”
“我......” 白起难得接不上话来,
“没想到你这样对我......”
“你生气了?我错了,你怎么样都行。”
“你认罚?”认错倒是挺快,我挑眉。
“嗯。”白起很是认真的点点头。
“那我罚你一辈子不许再离开我。”

命运让我们相遇,错过,再相遇。
哪怕过去错得彻底,我只在乎这场重逢来之不易。
这一次,你我都不许轻言放弃。





评论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