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落儿W

想把心里的故事讲给你听

【联文|鲁C|架空】雪若怜,便长伴君侧


--本文是和婉殇@婉殇 一起联文的作品,如果各位看官觉得文风不一样也不要奇怪啦╮( ̄▽ ̄)╭
-预计长度为中篇,还望大家多多关注
-脱离原著,设定全部更改,略有OOC吧
鲁鲁是个将士在花魁CC的帮助下一步一步获得权利(和原著差不多的发展趋势),这里两者关系就不多说了,看文就知道╮( ̄▽ ̄)╭!
-我们两人写的部分都会标出
-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篇啦,感谢各位的点开浏览,不喜也望轻喷,同样我和落儿也很乐意和希望在回复里看见各位的宝贵意见和建议,谢谢!


——————分割线————————
雪若怜,便常伴君侧 CH.1

【落儿part】
“鲁鲁!”有人拍了他的肩膀。
覆满雪花的树下,身姿修长黑发少年缓缓转头。他俊秀的脸颊过分的苍白了,一双深紫色的眸子如深潭,一眼望不到底。
根本不像一个少年应有的眼神。
“怎么?”鲁鲁修问向面前那人。
“今天,去游廓嘛?”来者神秘兮兮地说。
“不去。”鲁鲁修面无表情地回答了他。
“什么?战争间隙也要放松一下啊!”年轻的将士露出痛惜的神情,“你这样啊,怎么找媳妇?!”
你这样就找得到吗?鲁鲁修在心里默默想。“国家尚不安宁,谈何娶妻成家?”
“你这人......我可是同水川小姐约好了。你今儿一定要陪我去玩了。”那人说罢,也不停留,径直离开。
少年仍站在原地。此刻天上飘起了小雪,落在发梢,映照了少年脸上写着的忧虑。
国家的形势,现下什么人都心知肚明。
无实权的帝王,摇摇欲坠的统治集团。
上层人士挥金如土,下层百姓吃穿不暖。
他,作为一名武士,亲眼目睹这社会矛盾。而他,想要制止。仅仅只是一名武士,那是不够的!
他,有一个不为人知的渴望……
有一个高远却又荒谬的志向......
“唉。”少年轻叹,眼皮缓缓合上,关住了满眼野心。

【婉殇part】
着实拗不过友人,鲁鲁修硬是被友人强拉着动身了。
夜晚的京都街道倒也是热闹,丝毫没有被连绵的战事和动荡的政权局面破坏了气氛,只是现在恃强凌弱的现象与日俱增。
就比如现在,鲁鲁修就看见自己的友人一脚踹开了那个可怜的乞丐,还唾骂到:“滚滚滚!别扫了爷的性!”那个乞丐一头就扎进了道路旁的雪堆中,而路人带着一脸的嫌弃唯恐避之不及,那还是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呢?
“老人家,我扶你起来吧”鲁鲁修上前搀扶起那个满身是雪的乞丐。
“多谢你啊官爷......”这人,在这形形色色的过路人中是显得那样的卑微,又弱小不堪。
鲁鲁修一时被一种悲伤之感所淹没,为什么呢?为这社会的现状?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还是别的什么呢?
大概,都有吧,谁知道呢……
鲁鲁修掏出一个小钱袋,塞到那乞丐的手上“这些钱你拿着吧,到粥铺给自己买碗粥喝烤烤火暖和一下身子吧!”
“哟!这可使不得啊官爷!这太多了!小人内心有愧啊!”
“拿着吧,别客气,这漫漫寒冬,还要有些日子才会过去呢。”鲁鲁修说着,便挥挥手向前走去
友人不耐烦地抱怨着:“怎么那么慢啊鲁鲁修!发什么慈悲去管个邋遢的乞丐啊!”
他只是扯扯嘴角,苦笑而不语。

鲁鲁修抬头望了望眼前的阁楼,无奈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喂!鲁鲁,进来呀!水川小姐还在等着。呢!”友人已经兴奋不已,是啊,美人即将入怀,又怎能不心动。
头疼啊,他从来不涉足此地,除了因公事繁忙,大志未报,也更不愿与其余杂事过有牵扯
看着眼前的这些青楼女子卖力的讨好形形色色的男人,他的心中不知是何滋味。
唾弃,为了一点钱财就可以随意放下一己尊严满足雇主的任何要求。
同情,为了生计迫不得已。
这里是男人风花雪月的场所却是多少苦命女人维持生计的来源。
大争之世,男人尚且可靠自身为自己博得个前程,可女人呢,终归是要靠在男人身上。
这里的女人不过也是想寻得一位财主,能把自己赎出去罢了。
“松木大人,妾身等候多时了。”拉开房门,一名身着华服的美姬恭敬的向他们行礼问安。
友人急不可待的来到美人身边,凑到她耳边就是甜言蜜语的,把美人羞得只往他怀里躲,鲁鲁修只是站在门边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内心无奈的叹口气,但表面仍保持着礼貌的微笑。
“哟,这位大人倒是看着脸生,想必是第一次来吧,我们这里好姑娘对得是,容妾身给您介绍一个吧。”
“是啊,鲁鲁修,难得来一次不尽兴可怎么行?”
“不用了,不劳费心,在下就不打扰二位的雅致了,先随处逛逛,告辞。”

鲁鲁修只是随意在廊上找了个僻静角落歇着,要了壶清酒,一人独饮倒也自在。
满天小雪还是在轻飘飘的飞扬着,有一片小雪花似乎不甘心就这样降于地化为泥水,与烈酒交融,最后化得无影无踪。
“呐,你可知,雪为什么是白色的吗?”不知是何人在发问划过雪夜的宁静,随风吹进鲁鲁修的耳朵里。
声音是那样清晰,好听。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