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落儿W

想把心里的故事讲给你听

【终炽/米优】古风《黄沙之下》春节番外

过节就忍不住出来码短文。
心情激动地码了吸血playhhhh
在这里,祝大家鸡年大吉吧!


————分割线——————

米迦尔行走在长长的走廊中,今天的走廊寂静得反常。
米迦尔心道:小优又在闹什么呢?边想着,他嘴角上扬俊脸上带起甜甜的笑意,加快了步伐。
“小优?”米迦尔轻声询问着,推开了厚重的门板。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鲜红。
大红色的缎带缠绕在梁上,半透明的纱带被随门进入的风儿吹得舞动。床上放了两只灯笼,一派喜庆的模样。
他的小优,正满脸欣喜地坐在换新了的地毯上,睁着大大的眼睛望着他。碧绿的眸子了倒映着金发少年修长的身影。
米迦尔爽朗地笑开,扬声问道:“小优,你在干什么呢?”
优一郎咚咚响地跑到床边上,双手抱起一个大大的鲜红的灯笼,转身递给米迦尔。
“喏!拿着!”优一郎脸上挂着笑容,雪白的牙齿露出来,眼睛弯成月牙儿。
米迦尔几乎被这样的笑容迷住了。
多可爱啊!他的小优。
米迦尔看得目不转睛,双手前伸接过灯笼,“怎么了,忽然折起灯笼?”
“咦?米迦不记得了吗?也难怪......”优一郎嘟囔道:“今天是除夕呐,大年三十,记得吗?”
似乎回忆了好一会儿,米迦尔尴尬笑了笑,“额,是吗?太久没在人类世界生活了。”是了,血色恶魔的世界压根没有白天黑夜之分。
“唉,真是的......”优一郎故作老成扶额叹息。
“小优这些东西,哪里来的呀?”鼻尖隐隐传来异样的气味,米迦尔望了望满屋红绸缎,问。
“啊!这个,柜子里找到的!”优一郎只向墙角大大敞开红木衣柜。
“那个......”优一郎略心虚,转了转眼珠望着米迦尔,“没关系吧?”
“没有没有。”米迦尔顺着他的手指望去,只得苦笑。怪不得,刚进来就感觉那么奇怪......
血液在悄然升温,直至沸腾。
小优啊……你可知那绸缎的染料是何物?那是——血液啊!
为了防止极度饥饿而失控,通常米迦尔的柜子中会存放不少装满血的玻璃瓶,如今不知为何洒了......

“呼哈....呼......”当米迦尔意识到时,或许已经来不及了。
他猛地抛开怀中的灯笼。优一郎不明所以,一脸的惊慌失措。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愈发浓郁,充斥着米迦尔的口鼻,刺激信号直达大脑。
“你......让开!”米迦尔推了身前人一把。同时,自己控制不住跌坐在地上。
不要.......伤害小优。这成为米迦尔最后的理智。
可优一郎不明白呀!傻傻地火上浇油,立志燃尽米迦尔仅剩的理智。
“米迦,你怎么啦?”那声音在米迦尔听来,软糯动人。
感觉到,小手扶上双肩,温热的呼吸就在耳边。
“呼——”米迦尔深深吐息,头上移,靠近那露出来了的雪白的颈脖。
“小优......”米迦尔低声道,声音异常沙哑。
小优,一定是故意的……脑袋里有根弦,崩断。
牙齿破开肌肤是美妙的感觉,热流滚滚落入口中,有丝丝甜味。
而优一郎此刻却不怎么好受。脖子上忽然传来一阵刺痛,紧接着是失血的空虚感。仿佛从云端坠落。
关键是,那人是米迦啊!金色的发丝糊了满脸,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被少年特有的清香覆盖。
颈部的触感分外鲜明。两瓣柔软的唇在其上吮吸,摩挲,偶尔一阵凉意划过,湿润的触感定然是米迦尔的舌。
甜腻而贪婪的吞咽声在空气中回响。
优一郎羞耻得身上仿佛烧起来。
感觉,快要疯了。
“米,米迦。”半晌,优一郎终于忍不住提醒,“米迦啊!”他想叫出声,却发现是意料之外的软弱声音。
好在,米迦尔的理智已经在渐渐随血液的吸收而收回。
抿了抿唇,米迦尔移开了嘴。
两人对视,相顾无言,可怕的沉默。
突然,米迦尔再次俯身。
“哎哎......”身体被环住,优一郎小声惊叫。
脖子上还有残留的血迹,丝毫不想浪费的米迦尔完全无法自制地舔了上去........

“小优,我很开心。”米迦尔将那人儿紧紧抱在怀中,轻声耳语。
怀中传来略带虚弱的声音,“嗯.....”
“感觉,就像回到了小时候,那时候国内,小优总爱拖着我去买糖人儿吃,就是这样,甜甜的......”米迦尔声音中可闻的柔情,“我真是爱你啊,小优。”
“我...我也是...我也是啊!”
“爱你,米迦。”

米迦尔或许不会知道,自那次家破人亡,优一郎再也没有过过春节了。
毕竟,春节是要和家人一起过的,不是吗?

“五,四,三,二,一......”
“米迦,新年快乐!”

那一年的开端,相拥,那是身与心的同时相拥。
愿他们能倒数每一个新年的到来,愿他们,地久天长。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