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落儿W

想把心里的故事讲给你听

【鲁c/联文/架空】雪若怜,便长伴君侧


【CH2———by婉殇@婉殇 】
那女人突然开口,“我知道你是谁”
这话倒是勾起了鲁鲁修的兴趣,他挑挑眉,“哦?是吗?我也知道你是何人,不如一起说说看啊”
“一个毫无用处的普通武士”
“一个毫无价值的普通妓子”
雪,还在下着,并有逐渐加大之势,只见那女人将一缕青丝捋到耳后,嘴角的一丝笑是那样的不真切,“哎呀,您还真是不懂得婉转呢”
“彼此彼此”
“不过我看人一向是不会错的,你以后定能有一番作为”
鲁鲁修却不以为意,只是觉得这女人在胡说罢了,“哦?是吗?那真是借你吉言了”
“听大人这口吻是不信我啊,女人的直觉是不会错的,尤其是,身在青楼的女人”
当风过境,卷起千堆雪,两人却无言,鲁鲁修移开视线继续享用他的酒,可仍然感觉到那人的视线就没离开过他
“你为何还要一直看着我?莫非想让我把这酒算你头上?或者说,你想来一点?”鲁鲁修向着来人挑挑眉,拿着那一小瓶清酒对她晃晃示意
那女人歪歪头,嘴角牵起,多了一丝笑意,“我可不缺你这一个客人。只要我愿意,有大把大把的男人会为了这个机会而变成疯狗一样互相撕咬呢”
鲁鲁修哑然失笑,着实是被这猖狂的口吻给逗乐了,“你觉得自己有这个实力办得到吗?你虽有一副皮囊却还只是个普通妓子吧?莫不是,你是花魁?”
那绿发女人只是笑而不语
“罢了,大概是我多想了,花魁又怎会有这闲工夫跑来院中赏雪景?”鲁鲁修见她不答,垂眸又往酒碟里倒满了清酒,举手扬脖,一口酒便下肚了
“你可别喝多了”女人清脆的声音再次响起
“啊?你们这里的人不都希望客人喝得愈多愈好吗?”他的声音已有醉意却还是犀利之至
绿发女人走到了鲁鲁修的面前,夺过他的酒瓶和酒碟,为自己倒光了那瓶中所有的酒,然后一饮而尽,饮毕,她说,“大人,你已经醉了”
雪不停且愈发的大了,片片,落在额上。冰凉的触感让人清醒许多。
鲁鲁修起身,向她行了一礼,“抱歉,是在下失礼,说话过于冲了”
“无妨”,恰巧此时,一片雪花落在了那已空的酒碟中,女人垂头,过长的刘海遮住了她的眸子,鲁鲁修看不清她的思绪,“C.C.,是我的名,就像这雪花一样,落入凡间却忘了自己的颜色,最后消融的无影无踪,化成一滴冰水......”
风突然喧嚣得很,她的下一句却听不清了,只是见她说罢,将酒碟倾斜,一滴雪水滴出
“在下鲁鲁修,也不知自己是何颜色,但无论本色为何,却无讨厌之由,雪也好,还是自身也罢”
C.C.侧头,勾起嘴角“你是在安慰我吗?”
“只是有感而发,也觉得你很特别罢了”
“谢谢夸奖”
二楼隐隐传来喧闹
“可惜下次能出来望雪不知又要等到何时了”C.C.抬头望着那簌簌白雪,明明是近在咫尺的距离,她的身影却又是那样的不真切,嘴角上扬,忽然明媚一笑
后来,鲁鲁修才发现,这个叫做c.c的女孩,并不爱笑。
鲁鲁修愣神的霎那,身侧流过一股香风,少女转身走回楼里,没什么留恋的举动。他却停留于此,望着她的身影久久不能回神,直到一片雪花落于他的额头,刹那融化,如泪一般,顺着脸庞缓缓流下
冰冷刺骨




【CH3——by落儿】
又是一阵脚步声
“你,嗝,你怎么在这里?”邀鲁鲁修来到这儿的友人——松木,恍然间已经站在了身后,并打了一个饱嗝。
“不冷嘛——”鲁鲁修一回头,只见那年轻男子双颊泛着红晕眼神迷离,一个栽倒向鲁鲁修。
鲁鲁修急忙伸手扶着他。
一旁年轻的女人,婷婷站着。嘴角是标准的没有温度的笑。
她脸上裹着厚厚的粉黛,连本来的容貌也模糊得看不清了,而其上的香粉飘着令人作呕的浓郁气味。
鲁鲁修皱了眉。
他不自觉地将这样俗气的女子与c.c相比。那个拥有琥珀瞳子的少女好像雪中的天使,她的美丽愈加清晰。
“大人,还喝一点嘛~~”女人笑得柔和娇媚。
“来!喝!”趴在肩头的松木其实早没了意识,大声叫唤着。
鲁鲁修无奈。这样的女人,值得什么?不过是泄欲的工具,可悲。
女人凑上来,想把酒往少年口里送。
鲁鲁修厌恶写在了脸上。避开。
他拎着松木的,径直离去。
女人不恼,只是,“大人~~”身后娇柔的声音提醒着什么。
摸了摸腰间,鲁鲁修甩下一个钱袋。
“多谢大人。”
小雪中,踏出那个泛着糜烂的地方。
夜里,城里仍是热闹,火红的灯光照了满街。
“真烦。”灯花中,鲁鲁修嘟囔一声,拖着另一个早已经沉沉睡去的少年,渐渐远去,留下大片雪痕。

翌日。
昨日回去的晚了,今早便更不可迟到。阳光初露一角,鲁鲁修便拖着历经昨日疲惫不堪的松木先生上街开始日常巡查。
“哎哟,鲁少爷您可真是敬业!”松木揉着眼睛抱怨着,“困死我了,啊哈。”边说,他打了个哈欠。
“别计较了。昨天还是我帮你挡过去的。”鲁鲁修无奈笑道。
“噫!”这家伙好,哪壶不开单提哪一壶!
据悉,昨天夜里,这小子托着醉醺醺的自己,径直从正门入了府!
这还得了?逮了个正着。
“你还有脸说?”松木鼻子里哼出一声。
鲁鲁修却并不与之争辩。

稍微走神,街上突然便热闹起来。人群熙熙攘攘涌向一处。还有好几个人从鲁鲁修身上匆匆撞过。
“怎么回事?”
“快去看啊!花魁哎!就是昨日那个廊里!传说超级美的!”松木不知何时已经进了人群,大声嚷嚷着。
花魁什么的吗?有是那种浓妆艳抹的女人,昨天已经看到吐了……
鲁鲁修想上前扯住突然因此疯狂的松木。抬眼,目光落在那游行队伍的正中央,霎那止了一切动作,难以移动眼神。
绿色长发如瀑泻下,纤纤玉手搭在一旁侍从的肩上,目视前方,迈着风情万种的花魁步,毫不为喧闹的人群所动,高贵而又美艳,步履轻盈的像只翩翩蝴蝶,又似一片落叶空中摇曳。那女人,大红的华丽衣裳,以高贵的身姿经过狂热的人群。
是她!
不再像昨日,纤尘不染;而是艳丽如花,火热却典雅。
刹那间,四目相对,那是少女转头的霎那。一眼略过人海,精准无误地落在少年身上。
遥遥相望,惊鸿一瞥。
c.c的修长眼角眯了眯,嘴角微微勾起,像是毫不惊讶的看着预料之中的事。
随之下一秒,便又移开了视线

“鲁鲁!你发什么呆?”
“没......”鲁鲁修回神,人群已经散了,火红的美人也不见,就似乎是他自己的一个幻想。
“你是看呆了吧!啧啧,这女人真美,不知什么人可以一亲芳泽啊!”
鲁鲁修莫名气愤,不知是因为什么....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涌上心头,鲁鲁修皱眉,挥袖大步流星地离去。
“哎?你去哪儿?你不巡逻啦?”身后传来友人的呐喊。
一概不理。
“真是......莫名奇妙!”松木看着消失在道路尽头的背影,嘟囔着说到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