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落儿W

想把心里的故事讲给你听

【米优】古风同人《黄沙之下》1

——序——
火光染红了整个天迹,在这个充满了惨叫与鲜血的深夜里,一个姓氏为百夜的家族,一夜之间仿若人间蒸发一般,彻底的消失在人们视线。
浸满了殷红鲜血的土地上,黑发少年伸出颤抖的双手,极其缓慢的从一堆面目狰狞的死尸中爬起。他清秀的脸庞上是泪,是泥,是血,是无尽痛苦。
“优!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温和熟悉的嗓音似乎还在耳畔,金发的少年将他狠狠摁在角落中,用一堆稻草和瓶瓶罐罐遮掩住他。无论他怎么挣扎,少年只是略微停顿一会儿便决绝地转身离开。
活着!这是米迦尔——那个金发蓝眸的少年,给他的信念。
活着.......哪怕活着的理由只有复仇!他目眦欲裂,狠心立誓一定要让那些惨无人性的家伙们得到应有的报应!


——1——
熙熙攘攘的人群顶着炎炎烈日穿梭。无论是光着膀子的大汉,纱裙覆身的少女,还是裹着白头纱的小伙,肩碰肩地走着。大街小巷,来自西域的叫卖声不绝于耳。
不起眼的地方,穿着黑色斗篷的少年半蹲着,左拐右拐终于挤出那人群。掀开头上的斗篷,黑色短发利落,眉目间点点英气,碧绿的眸子大大的着实惹眼。
少年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在一家酒馆坐下。一名有着小麦色皮肤五官立体的大娘迎了上来:“需要来点什么?”大娘问。
“一壶茶吧。”少年微微打量一下她,这才淡淡地说。
“小伙子不要一点葡萄酒吗?那可是这里的特产勒!离了这儿都吃不到了。”
一看少年就是外乡人,大娘极力推荐西域的特产道。
“不必了,您去忙吧。”少年摆手。
“那好嘞!我去给你倒壶茶!”没有不耐的神色出现,大娘笑着应了一声,甩了甩手上的抹布,转身向柜台走去。
“真是淳朴的民风。比京都那些无时无刻不尔虞我诈的环境,要舒服得多了。”少年忍不住喃喃,“西域,传说中血色恶魔嚣张的领地。”却意料之外的热闹和平。
他正是十年前,在一场无比血腥的大屠杀中幸存的孩子———百夜优一郎。时隔多年,这样一个家族早已经被人们淡忘。可他,从不会忘记深如骨髓的仇恨。
翻了翻手中的地图,“应该快到了吧……”优一郎自语道,抬头望向远方染血的残阳。他突然狠狠吸了口气,以平缓自己的情绪。
在往北边走出几十里的地方,应该就住着那个屠杀他全族的可恶种族——那个被西域人民称为血色恶魔的种族。
优一郎在十年间费劲心思,翻遍了可以找到的所有有关资料,才略微知道了一些有关血色恶魔的事情——他们有着红色的眼眸,苍白的皮肤,还有这尖尖的耳朵。他们终年生活在阴暗的城堡中,武功高强得不像话,唯一的食物就是人类的鲜血。
因此,所有的人们都十分畏惧他们,纵使他们犯下巨大的罪过,也从来没有派兵讨伐过。人类终究是害怕一切未知的生物。
呵,朝廷软弱,却不可以阻扰他的决心。为了复仇,他无论如何,不会放弃,绝不。血色弥漫着的深夜,不绝于耳的凄厉惨叫,一张张闭不上双眼的绝望脸庞……优一郎怎么可能不恨!
大娘端着茶壶回来了,打断了优一郎的思想。“小伙子,你的茶。”
“谢谢。”优一郎接过那个陶土茶杯,轻轻放在唇边,水汽氤氲糊了视线,茶香淡淡窜入耳鼻。
优一郎急于打探任何有用的信息,张口就问出心中所想:“大娘是否可以告诉我有关血色恶魔的事情啊,我......”
却不料话未说完,大娘猛然一惊,拍桌而立。
一时间四周的目光都聚集了过来,优一郎也被吓了一跳。
大娘顿时也觉得尴尬,随手挥了挥示意没事。然后转头凝重起来。
“你呀,是不是有重要的人呗它们给害了?救人就不要想了。被他们抓到多半是活不好了。听说被他们抓到的人都会被养成血奴,专供他们吸血的勒。我劝你,小伙子,在他们没有找上你之前你还是赶紧走吧!”大娘一番话说得语重心长。看得出来,这位一面之缘的异域女子的确是真真切切地在关心他。
“哦哦....知道了,谢谢”优一郎不跟一户普通的人家争辩什么,他也知道,他的行为是不能理解的。
因为,谁人和他一样承受过眼睁睁看着家人死在眼前的痛?那样的痛,撕心裂肺。
听完大娘的话,优一郎竭力克制内心的惊涛,谢过了这位大娘,提着身侧的剑便转身出了酒馆。
人潮涌动的街道,优一郎呆呆驻足眺望远方。
原来,自己梦里朦胧的妄想,竟然可能存在于现实。那个一直被他日日怀念的人,那个生活在他记忆中的金发少年,或许还活着......
优一郎突然忆起,他近乎疯狂此举还为一个希望渺茫的执念,连自己都嘲笑着不肯承认的执念,那便是与他再相见。



—————题外话———

就一句,改文痛不欲生。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