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落儿W

想把心里的故事讲给你听

【米优】古风向《黄沙之下》(2-3)


———2———

翌日。
漫漫黄沙中,一行人正缓慢地移动着。为首的轿子摇摇摆摆地移动着,轿子极其华丽,檐上挂了两只小巧精致的黄铜铃铛,连窗缦围布精致秀上了秀气纹路的锦布。帘内不是荡出淡淡的檀香。显然主人是极会享受的人。要不是奢华雕花轿子后还跟着一车车沉重货物,恐怕不会有人知道这是一行商队,而非哪位公子侯爷出游。
长长车队的最末,有一名由漆黑斗篷披住全身的人,身型略显瘦小。许久没有出现的一袭微风拂过,斗篷的帽子的一角扬起,露出了一只独特的碧绿眸子。少年正是优一郎。
他初来乍到实在是不熟悉这边的情况,血色恶魔行踪不定,沙漠中又是风险异常,若是独自行动恐怕多有危险。所以,优一郎选择听从大娘的建议,跟随商队,以佣兵的角色。
不过饶是他也没想到自己一磅磅上有钱人家,这人,简直奢侈到一个境界!就这,这轿子,少说一百两银子吧!更从的佣兵更是多达上百。
不必要吧……
这样对优一郎来说也好,既保证了可以安全进入沙漠内部,佣兵众多他们常年在沙漠中跋涉,也便于优一郎打探情况。
把一切归于老板的奢侈无度,优一郎坦然地报了名。才有如今一番景象。
“嘿!小兄弟。喝口水吗?”突然,一个皮肤黝黑的汉子朝优一郎递来了一个淡黄色水囊。
优一郎看向他,愣了愣,没有接手。长年在京都混日子,混出了些自然的警惕心。
“啥意思?接到!”大汉面露不悦得也是爽快,使劲扬了扬手。
优一郎这才意识到不敬,脸上冷淡的表情去掉笑了起来,“谢谢!”
“哈哈!小兄弟,我看你年纪不大,也从没在任务中见过你,怎么想到当佣兵啊?小伙子是缺钱?那怎么跑这趟,这趟走的可都是亡命之徒,因为,这段路可是没有告知目的地的。”反正不会被在意,那大汉干脆于优一郎并排而行和优一郎并肩前行,唠起嗑来。
是了,差些忘了,这商人也是奇怪,竟然没有告知目的地!可见次行凶险,多半是沙漠深处。与此同时报酬也因此给得丰厚。
一切都正合了优一郎意,他本就为了深入沙漠寻找血色恶魔的踪迹。
“这个嘛……”优一郎没有打算说出真正想法,想了想,说,“你说对了,我缺钱,缺极了钱。”
“哦!哈哈哈,”大汉与优一郎一齐干笑两声,也不顾这两声有多么尴尬。
不能在此事上多做纠缠,不然迟早露线,优一郎也算有自知之明。
“对了,你,了解血色恶魔吗?”优一郎生硬引开话题,同样他没有忘记此行的目的。
大汉果然一愣,面露惊讶。
在这个西域小镇,无论问起谁有关血色恶魔的事情,大概都是这样的神色。
“毕竟这次我的深入沙漠,说不定给遇上了,你说是吧……”优一郎生怕大汉起疑,接口解释说。
“呸呸呸,小兄弟莫要出此言。很不吉利的!我不是很了解........他们太恐怖了。祈祷此行千万不要遇上他们吧……”大汉的声音显出真切的惶恐。
“什么!你们在聊什么?血色恶魔?”突然冒出来是一个紫色头发的少女,紫色的眼睛里闪着古灵精怪的光,秀气的小脸上满是的好奇与笑意。
大汉闻声转头,当即怔住。真是可人的女娃子啊,不过怎么会到这佣兵团中?
你谁啊!女八婆!优一郎在心底不屑地骂了一声。既然问不出什么,优一郎也不愿在这女孩面前多留,轻声想大汉到了声谢,转身就要走。
被人嫌弃了!那少女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一脸的不屑,嘴角扬起的弧度让面前的大汉生生打了个寒颤。
女孩一个大跨步追了上去,在优一郎毫无感知间附身在其耳边,轻飘飘抛下一句惊雷一般炸响的话。
“你很在意血色恶魔吗?我告诉你哟,这车队里可就有......”
优一郎瞳孔猛地收缩,回头扳住女孩的肩膀,厉声催逼,“你说什么?讲明白一点!”
“放开!”女孩不适地皱起黛眉,眉间隐隐有怒气闪现。
“筱娅,回来!”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响了起来。优一郎闻声望去,掌下唤做筱娅的少女趁机挣脱,推开几步距离回过头去,对着发声的男子叫到:“哎哟!红莲啊,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不是你跟着我们的吗?”红莲无奈扶额,“怎么,又在暴露行动讯息?你这样任性会被开除的。”
“我没有。”筱娅撇嘴。
优一郎漠然看着他们对话,思绪还在刚刚筱娅嘴中突出的惊人话语中。什么叫做,车队里有血色恶魔啊?
“喂,你什么意思?”优一郎对筱娅嚷到。
筱娅却不答反问,“你难道不是朝廷派来的?”
“什么,朝廷?”优一郎吃惊。他们是朝廷派来的?难到朝廷开始动手了?
“你........不是?”筱娅小心翼翼地反问。看到优一郎的摇头,筱娅的内心......完了完了完了!好像透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哎......
“哎!”红莲一把把筱娅扯到了身后,对着优一郎邪邪一笑:“你听到了什么?”
优一郎不寒而栗。“呃......”
“红莲吓唬人哩!”又是一个白发的男子。“告诉他也无妨,看过去是和我们一路的。”
“不好吧……”筱娅探出头来。
“还不是你惹的祸?”红莲淡淡撇了她一眼,带着浓浓的......“友好”。
“额,”筱娅干笑两声,“让他加入我们也是可以的……我们不是正缺少帮手吗?是吧……哈哈。”
优一郎一直仔细听着,闻言眼前一亮。好不容易找到时机,优一郎果断开口,一连串的问题抛了出来:“你们是什么人,是朝廷派来打击血色恶魔吗?朝廷终于原因管这事儿了?那为何只有你们几个人啊?还有,还有,你们说这一行中有血色恶魔,可是真的?”
“额.....你说什么?”筱娅扯了扯嘴角,问。
“起开!”无奈推开了筱娅,白发男子回答道,“我们的确是朝廷的。朝廷其实一直在打击血色恶魔只是不被世人所知。”
“竟然是这样!”优一郎惊叹,“不过那个,我是可以加入你们吗?打击血色恶魔?”目光是投向筱娅的。
筱娅一侧头望向红莲。
“嗯。”淡淡一声回应,就算是同意了,“暂时,算是同伴吧!”
“你好!我叫优一郎!”
“我是筱娅,你好!”“深夜,请多指教。”“红莲。”





———3———

从遇到筱娅等人,优一郎这段路程往着崭新的不可控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看得出小子你有点本事,既然
我们目的一样,不如告诉免得白白牺牲一条性命。”深夜沉沉望了优一郎一眼,尽出作为同伴的职责。
“嗯嗯,你说。”优一郎捣蒜般点头,让他说下去。不过,什么叫白白牺牲一条性命啊!就算真是这样也不要说出来吧……很打击人的。念在自己有求于人,优一郎愣是没敢把这段话说出来的。
“那商人,那根本就不是什么商人!”筱娅抢了先,神神秘秘道,“他呀,就是一个出来找乐子的血色恶魔,被朝廷上的探子发现了,便派我们一路跟踪。”
“啊!”优一郎倒吸一口凉气。竟然与血色恶魔就在百米不到之间,自己却毫无察觉。
“不怪你不知道,他很强,要不是动手杀了人,谁也瞧不出来。”筱娅安慰般伸手抚上优一郎烈日下烧得滚烫的黑色发丝,惹来恶狠狠地一个瞪眼。
“你们打算怎么办?”优一郎问。
“别暴露,先跟着他吧,看看他到底想干些什么?顺便......说不定就找出他们的基地来了。”红莲回答了他,深邃的眼眸里闪着睿智,嘴角勾起。
优一郎沉吟一阵儿,绿色的眸子里突然精光闪烁,他自信满满地叫了声:“啊!好主意!找到他们的老巢然后去杀他个措手不及!”
臆想着报仇之后血洗那血色恶魔的城堡,优一郎脸上浮现出异样的得意笑容。
天知道谁给他的自信?
“你开什么玩笑,就我们几个?还想硬碰硬?”筱娅毫不留情地用着讽刺的口吻说到,“死都不晓得怎么死咧!”
“你!”优一郎怒气冲冲指向她。
“别吵了,待会要是暴露了什么都给泡汤。”红莲淡淡甩过一个白眼,俊朗的眉峰蹙起,从中说到。
优一郎瞥了一眼,赌气般转头。筱娅也毫不示弱,冷哼一声。
“哎,小孩子真是的。”深夜用较小的声音叹了一句。
......
是夜,车队停下休整。
“怎么还没到啊……他想去哪?”旅途沉闷寂寞,优一郎不消几个时辰就略耐不住了。“他”自然是指华丽轿子里的血色恶魔。优一郎玩弄着身侧的黄沙,道,“我们打进去吧!”
“你给我滚一边去!”红莲皱着眉一把拉开优。
“优说的有道理。该有所行动了,再往前,可就到了血色恶魔横行的领地,于我们不利。”一旁燃烧释放着沙漠中令人生厌热量的篝火边,棕色卷发的秀气少年小心提醒道,他名唤与一,同样事与筱娅一行来自朝廷。
此外,还有一男一女两名同伴,早上都与优一郎打过招呼了,如今都在岗位。
“我知道。”红莲沉声应到。
良久沉默。只听见风夹黄沙的呼啸和篝火燃烧“呲呲”作响。
就在优一郎忍不住想要开口时,红莲沉稳的声音传来。
“行动吧!”

夜很深,很静。一丝风吹草动都能入耳。在这样的所有人都进入不太安稳睡眠的夜里,几个人猫着腰,小心翼翼地向着奢华飘着浓香的轿子靠近。
走在最前的人一头爽利的银色青丝柔顺,终于在那沙漠里不多见一块石块搭成的沙丘下停住脚步隐匿。

“前面就是。”深夜压低声音说到。
“嗯。”身后,红莲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那个,小子!”
“我不叫小子!百夜优一郎!”紧张到极致的优一郎还是忍不住瞪他一眼顶道。
“好,优一郎!”红莲无奈摇头,转而却是严肃地问话,提示优一郎做这个决定的无限危险。“你确定要跟着我们与血色恶魔作对?打起架来可没有人保护你的。”
“这不废话!我都跟来了!我可是为了报仇......”优一郎一不耐烦就漏嘴,连忙抬手堵住了口。
“什么,报仇......”红莲意外地没有惊讶,而是深深沉吟。
“那好啦,那待会儿见到什么可怕的事情,可不要尖叫哦!”筱娅笑着友情提示。
“才不会!”
“看前面!”突然,筱雅叫道。
“嗯?别想吓我!”优不屑一顾地“切”了一声,扬起头颅。
“喂!别作死!快看!”筱雅话语中吐出来的是真真切切的紧张。
优一郎终于察觉语气不对,连忙收敛的心神向前看去。
这是......!!!

“蹲下!”红莲一把将优一郎扯到沙丘之后。优一郎措不及防摔倒在地上,却顾不及屁股上的疼痛,连忙扒上沙丘。绿色的眸子一瞬也不敢眨地望向不远处。
万籁俱寂的黑夜里,一行白袍人正在靠近,毫无声息仿佛死去之后的灵魂在轻飘飘的飞行。看不太清。
“是人类吗?”筱娅发问。
“绝对不是。”深夜的声音严肃起来,“果然消息没错,这商人有问题。应该是来接应他们吧。”
似乎没有发现有人正紧紧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白袍人不紧不慢的行走着。
近了!看清了!
纵使那夜再暗,也拦不住那领头者耀眼的模样。柔顺长的达肩头的金发随风儿飞散,蓝眸清澈难以不引人瞩目,可这样一双好看的眸子,眼里满是无趣与萧索。他的脸色是病态的苍白一片,鼻梁高高挺起。
!!太熟悉了!
他是....啊!他是!
优一郎猛地一个激灵,没来得及经过大脑的指令,身体突然动作。他站起来,一声大喊脱口而出:“米.......”
好在红莲眼疾手快,蒙住优的嘴就把他往下扯,低声怒斥:“你疯了!那是血色恶魔!”
血色......恶魔......
不是的!
那是米迦啊!


优一郎的举动毫不意外地引起了那径直奔向此地的一行人的注意。
绕过华丽的轿子,金发少年将目光投了过来。
红莲等人一个激灵,背坐着躲在沙丘后方,大气也不敢出。
耳边是呼呼的风声,黄沙此时席卷过广大的沙漠。
优一郎脑子里便如这混沌的天空一般无二。
是你吗?
米迦......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