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落儿W

想把心里的故事讲给你听

【米优】古风向《黄沙之下》6—7

———6———

“哈哈,小优还是老样子,还以为会成熟好多呢!”米迦尔展开笑颜,展开近年来唯一一个发自内心的笑。
“喂,什么意思嘛……”一番甜蜜如街头麦芽糖一般的回忆与温存,优一郎就像一只小猫,软软趴在米迦的怀抱里。嘴角止不住向上翘起。
“好了,小优,我要讲点正事。”笑过之后,米迦尔终于正色。优一郎为什么了会来到这个城堡?米迦尔心知肚明。
为了复仇。可是......
米迦尔何尝不是时时渴望报那满门被灭惨案的仇?他日日呆在仇敌身边,却始终无从下手。
他不想把优一郎牵扯进来。
单纯可人的人类少年就应该在这样美好的年华里,敬请享受青春的岁月。
而他是血色恶魔,没有什么希望,亦没有值得被人怀念。这件事,他解决,哪怕用尽所有。
可是他,貌似忘记少年当他是家人了.....

“嗯嗯,你说吧,我听着呢!”优一郎把头埋得更深,糯糯的声音从怀中传来。
米迦尔无奈轻笑,修长的手掌抚上优一郎一头柔软的黑发。
“优还记得吗?那个夜晚......我知道你不想回忆,但我还是必须要说给你听。”
优一郎颤抖一下:“没事的,你说。”
眼中闪过歉意,米迦尔继续:“毁灭我们的人——抱歉它们不是人。我调查了良久,那群血色恶魔除了领头者,参与活动的血族全部失踪,至今我还不知缘由。”
“你所在的地方就是沙漠之下,血色恶魔的城堡。那个仅存贵族的名字是——费里德·巴特利。”
优一郎:“啥?叫啥?”
米迦尔扶额:“额......你知道就好....”
优一郎:“好吧,继续。”
“他在血色恶魔中也是翘楚。实力很强,心思太重。当年的事,他是第一策划者,也是我们的第一仇人。我暂时,自知之明是绝斗不过他的......”米迦尔不时流露出想让优一郎放弃的语调。
优一郎当然听出来了,可他却没能悟到米迦尔想要保护自己的一片苦心。优一郎面有愠色:“所以你要表达什么?我不可能放弃报仇,米迦!”
“你也不能!”优一郎语气从未有过的坚决。
米迦尔笑,“我懂,我不会。”
“但你,不需要。”
优一郎一把挣开他的怀抱:“你什么意思?不可以抛下我,我千里迢迢来....”
“不是为了我吗?”赤红的眼睛里光辉烁烁,万般柔和与期待。
优一郎瞬间噎住了。
为了什么啊……
“是啊,为了你。”


“你!又逗我,不要转移话题。”优一郎不悦地皱起浓眉。
“嗯。”点点头,米迦尔说:“我要说的是,这里不安全。我在这里数年,知道此地的险恶,小优要被别人发现可就不妙了。关于灭门的仇,小优只要等着,我会替小优完成的,好吗?”米迦尔的声音无尽温柔,温声细语,小心规劝。
优一郎会依他吗?
答案显而易见,是不会。要是轻易地被说服,他也就不是优一郎了!
红唇翘起,优一郎道:“我不需要你的保护了,米迦!我可以照顾自己,我可以为家里报仇,甚至可以......保护米迦!”
“噗,我相信小优哦。”米迦尔眼角尽是盈盈笑意,实在还忍不住出了声,手狠狠地揉乱了优一郎的黑发。
优一郎:“什么嘛,还是不信我!”
连生气的模样也这般可爱。米迦尔的心间忽然被触动。
虽有不忍,还是留恋地握了一下优的手。
“我不能呆太久。你在里面千万不要出来,我晚一点儿会来找你的。”完成上一次的任务,米迦尔还未去报到。再拖下去恐怕会有人起疑心吧!
还有有人见到了优一郎......他得去处理一下。
“就要走吗……”语气中明显的依依不舍。
“嗯。”
“好吧。”
米迦尔翻身下了柔软的床塌。
推门而出时,终究还是转头嘱:“优,小心那群人类。”
优一郎正摸不着头脑,“咔”的一声米迦尔已把门闭实。
这话什么意思呐?
优一郎挠了挠小脑袋使劲想。
对了!他好像忘了问了,筱娅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灯光昏黄,在阴森的走廊中,金发少年缓缓踱步,脚步声带着清脆的回音。
“啪!”一个响指突然在耳边炸响。
米迦尔扭头望向黑暗里,紫发少年懒懒斜靠在石墙上,鲜红的眸子里尽是嘲讽。
“米迦君,你这次可是立了大功啊哈,不高兴吗?”
米迦尔闻言,好看的眉头皱起。
“与你无关,你要功劳自己去领吧。”米迦尔随意挥手,自他身侧擦肩而过。
“喂!那个男孩子呢?”紫发少年突然郎声叫道。
米迦尔一顿。
“没有什么男孩子。”
“我可记忆深刻哈,多可爱的男孩子啊,他可是一下子扑到米迦君的怀里呢......”
“嘭!”坚硬的石壁被一拳击裂。
米迦尔俊脸上充斥着愤怒,双目红得滴血。“给我闭嘴!”
被狠狠按在墙上的少年怔了一瞬,继而笑了起来,仿佛憋了好久,笑得那样讽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米迦君,很关心他呢……”
少年轻挑眼角,说:“如果我告诉上位始祖……”
“不要那么做。”米迦尔沉声警告,“你会后悔。”
“哈哈哈哈哈哈哈,是吗?米迦君那么自信?”紫发少年笑出泪花。
米迦尔脸色无比阴沉,手垂了下来,不再理会他转身就离去。
“费里克大人好像知道......”紫发少年犹豫了一下,终于叫到。
回答的却只有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你,小心点吧。”叹了一口气,少年垂眸向着米迦尔的反方向走远。

被.....发现了吗?
就知道会是这样。
米迦尔挑起了嘴角,掀起一个自嘲的笑。
那有如何呢?
这次,无论如何也要保护好小优!


黑暗里的时间流动都变得缓慢,四周寂静耳中传来阵阵鸣声。
忧心忡忡的优一郎只感到分外难熬。
筱娅他们怎么样了?米迦会不会因为自己受罚?那个名叫费什么的仇人在哪?实力如何?自己将要怎么做?
一切一切都是疑问?
而优一郎讨厌这种全凭他人支配的感觉。
哪怕是米迦尔......
应该是年轻气盛,纵使经历家破人亡之痛,也没有做到真正的成熟。
多年的拼命练习,换来的除了与日俱增的实力,还有疯涨的自信。
自己出去看看,应该没有问题吧?
大门被优私自拉开,米迦尔先前的嘱咐被抛到九霄云外。
门外依旧是一望无际的黑暗。窄细的走廊里只有零星几盏灯,发出微弱的光辉。
优一郎小心翼翼地迈步,迈进那个未知的世界。





———7———

走廊好像没有尽头,黑暗中摸索着不知道过了多久,优一郎慢慢地察觉出一些不对劲。
自己似乎在原地打转呢!
优一郎打住了脚步,环顾四周。
到底哪了出错了?
“喂!别玩猫抓老鼠的游戏了,出来吧!”优一郎朗声叫道。
寂静半晌,仿佛听得见优的沉重的呼吸声。
“啪,啪”鼓掌声突兀想起,优猛然循声望去。
入眼是修长的身姿。
皮靴末过膝盖,将纤长的腿包裹出优美的线条,白色斗篷无风自动,一头银发,黑暗中亦夺人目光。
美人抬头,俏脸上苍白无血色,一双眸子猩红,明显的戏虐表情生生破坏了这一份美感。
“啊哈,漏网之鱼~~”美人似打了个哈欠,悠哉悠哉地说。
什么意思……漏网之鱼?
转过身的刹那,映入眼帘的身影使优一郎霎时惊出一身冷汗。
是血色恶魔!实力强过自己的血色恶魔!还是......知道米迦私藏了自己的血色恶魔!
怎么办?优一郎握住拳,他本不想招惹是非,只是寻找同伴的踪迹。



“你....是谁?”优一郎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
“费里德·巴特利。”他毫不在意地回答,却在优一郎心里投下一颗惊雷。
他想起来了,他的仇人,有着红色的眼睛银色的头发,米迦尔就在刚刚告诉了他,那个男人叫做“费里德·巴特利”!
那个如同梦魇般的男人啊,此时此刻就在眼前,他身姿妖娆,满脸戏虐地站立在不远的地方。
突然,恨意滔天涌起,几乎凝固成实质。优一郎的指甲深深陷入了掌心。
杀了他啊!多想杀了他!
如果自己可以做到.......
再次抬眸,优一郎的双眼是通红的,没有面前那人的艳丽色彩,更多表现出的是溢出体外的愤恨。
“哟!怎么啦,小家伙?”费里德偏了偏头,笑道。
“你.....记不记得,十年前.......”优一郎低沉着声音发话。
“啊哈~”费里德打断了,“怎么可能记得啊.....”
“是吗……”优一郎的声音幽幽传来,“居然会忘记,那么残忍的事情,那么丧尽天良的事情……”
“什么嘛~”费里德丝毫没有在意优的表现,打了个哈欠,“什么事说说,我说不定记得呐。”
“呵呵,呵呵呵......”优一郎阴森地笑开,“太...可恶了。”

其实,费里德哪里是真的不记得?那样的事情,清清楚楚刻在脑海里头。自己的“罪证”,如何才会忘记?
自己的性格啊就是这样。
他,只是调戏面前的男孩罢了!

可能是费里德装得太过真实,也或是优一郎在盛怒中影响了判断力,总之,男孩没过大脑地赤手空拳冲向与自己实力悬殊的仇人。
结果,可想而知。
对手连剑都懒得提起。悠悠然向后退出一步,避开优的攻击。随后纤长的手一挥,正击在优的胸口。
疼痛席卷全身。
优一郎的身子猛然倒飞而出几米远,重重砸在石壁上,撞出以背部为圆心发散状的裂痕。
“咳,咳。”优一郎捂住胸膛,狠狠摔倒在地上。
背部和胸口都是沉沉的钝痛,仿佛脊骨断折胸膛被人压住。优一郎此刻无力地坐在冰凉的地上动弹不得,饶是没想到自己这般无用。
视野透过额前垂下的碎发,更加一分模糊不清。只见妖娆身姿的人拖着长长白袍,如同恶魔一般悠然踱步而来。
他在眼前站定。修长的腿弯曲起来,作势欲踢......
根本就无法反抗,那种绝望,优一郎再一次更加深刻的体会。
难道,就这样结束,不甘心的......

优一郎的眼神不聚焦,却仍然把碧绿色的眼睛瞪得圆圆。不甘心闭眼。
突然,眼前仅存的光亮也被遮挡住了!惊讶间,一个身子借着冲力重重撞到自己的怀里。帮他挡住了绝大部分的攻击。
不知所措的,少年特有的气息窜入鼻尖,抱了个满怀。
优一郎瞬间满目惊慌。
怀中的人猛地翻身下沉,激烈地捂嘴咳起来,那声音提起了优一郎的心。看不到的地方,鲜血从米迦尔指缝间流出。
优一郎稍有恢复,忍受着撕裂般的剧痛颤颤伸出双手渴望去扶住少年。
多么可笑的举动!连动都动不了的人啊,还妄想扶持他人。
只是优一郎急得眼眶泛红,那顾得上思考?
直到下方传来虚弱无力,带着无奈的话语:“优真是,不让人省心啊……”
仿佛大石落地,优一郎听着米迦尔熟悉的声音,松了一口气。
委屈却涌上来了,“米迦......”带着哭腔的语调,一如小时候......
米迦尔艰难地撑起身子,从冰凉的地面上爬起来。身子晃了一下,他扶住墙壁堪堪站立。
优一郎连忙也想站起来相互搀扶,却被米迦尔一个手势制止了。
“他不好对付。优....乘机快逃,会到先去的房间,我设了结界。”米迦尔低声吩咐。
“你呢?”优一郎叫道。
米迦尔:“我,一会儿跟上你。”
优一郎撇嘴:“不信......”
米迦尔微微拧眉,说:“乖......你不走我如何安心。”

“啊哈~两位聊够了没有?”应该是实在看不下去了,被无视良久的费里德憋不住开了口。
他双手抱胸,身子斜斜靠在石壁上,白袍拖了一地。他的头向右歪一点,棱角分明的俊脸上写满了看戏的表情。
米迦尔面对向身前的人儿,神色冷峻。
米迦尔冷淡地张口:“你要怎样?我绝不会让你伤害小优。”
费里德笑:“我可不会伤害同伴呢!”
优一郎刹那勃然而怒:“谁和你是同伴!你个丧心病狂的血色恶魔!”
米迦尔听到这话语猛然一僵。不过很快恢复正常。
可就在这一个小小的失神时刻,费里课眼神凝固成严肃,脚下移动到贴近身侧不过是一个眨眼。
!!!
米迦尔瞳孔放大,不可思议费里德竟然如此快而果断的攻击。
脚下飞快一个错位,好像是有一阵风从耳边挂过。耳朵旁的几缕柔软飘舞着的金发被锋利的剑刃割下来,打一个转儿落在冰冷的石板地面上。
米迦尔如此艰难,却才堪堪躲过一招。
稳顶住了身形,米迦尔回头看,费里德已经站在了自己与小优之间。
等不及了!
米迦尔手一缩,从腰间拔剑出鞘。那剑通灵气,出鞘的霎那发出“铮!”得一声尖锐鸣叫。
“哟,要认认真真打了吗?小米迦怎么这么残忍?”操着阴阳怪气的语调,费里德撩了撩眼角。
无视了对面人的挑衅,米迦尔深深吸气。如果仔细观察便会发现,那剑在黑暗中变得越来越红,赤色的藤蔓扎进了纤长的手,鲜血落地的“滴哒”声入耳清脆。
“走!”米迦尔高声喝道。
“什,什么。”优一郎瘫坐在地上,还未反应过来。
“我叫你走啊!”米迦尔提高了音量,一字一字的说。
“啊!”优一郎被他语气中的盛怒吓了一跳,慌慌忙忙地艰难支撑起身体。
“米迦......”优一郎扶墙站立,还想问些什么,可回答他的是猛然间的兵革碰撞,火光四溅。
优一郎呆呆看着,知道米迦尔支撑不住对手的攻击倒飞而出,大声对他喊道:“站在这里作什么?滚!”
没想到见面第一天就被用这样的语气对待......
优一郎皱着眉,红了眼眶。
“开什么玩笑!你不过是怕我弱啊!想赶我走是吧!”优一郎大声嚷到。
米迦尔却自知撑不了多久。
忍着心痛喊到:“你在这儿不过是拖后腿罢了。”
优一郎一动不动僵僵站立。也不知是不是想通这个道理,还是怒火攻心或心灰意冷。
总之优一郎刹那间不再犹豫什么,夺路而逃。少年的背影就此逐渐远去,消失殆尽于走廊的尽头。
米迦尔极目望着,知道身影消失,他松了一口气。眼底的愤怒渐渐淡去,剩下的再无感情色彩,一双冷漠的血色眸子。
“用心良苦呐,小米迦~~“费里德拨弄这两侧的银发,戏虐道:“可是我们的公主会不会领情呢?我真可怜你。”
米迦尔抬了头,冷冷清清的目光投向费里德。
“我绝不会,让你伤害小优。”
“我会守护他,无论如何,永远,永远。”
一字一顿,海誓山盟。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