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落儿W

想把心里的故事讲给你听

【米优】古风向《黄沙之下》8—11



———8———

而此刻的优一郎并没有听到那感人肺腑之言,他正一路狂奔着。
他在逃,却不知道是逃避什么。是费里德,还是米迦?
他怕,怕费里德,其实也怕米迦。十年不见他也不知晓,这在光阴中陈酿的感情,如今是愈发浓香还是蒸发所剩无几。
也许自己真的是没用,连米迦也这么说了,自始自终都在帮倒忙。优一郎难得的自卑。
银色的丝线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弧线。
这还会是原来对自己温和如水的米迦尔吗?
为什么啊?这样对自己?是不是.....厌恶?是不是......嫌弃他麻烦?
优一郎终究想不明白。
他不想再自我折磨的思考下去。
是的,他努力忘记刚才,干脆把大脑掏空成空白。
只要想着逃命就可以了,哪怕当一个懦夫,别的,千万不要想啊!
可是泪水,泪水为什么不听话,它为什么往下流呢……


和来时一样,走廊没有尽头。
优一郎只顾如无头苍蝇一般的向着一个固定方向一路狂奔。
终于,眼前出现一扇门。普普通通,静卧在石墙边。
优一郎仿佛口渴之人望见了一湖清泉,毫不犹豫便伸出双掌抚上冰凉的门板,重重推开。
映入眼帘的依然是不变的黑暗。优一郎反手把门“嘭”得一声闭紧,而他由于许久的奔跑不断喘着粗气,背部就靠着门板滑下,坐在了地面上。
房间里面静的很,良久地面的冰凉终于传到身上使优一郎清醒过来,优一郎抬眼,甩开遮住眼帘的长长碎发.....
入眼,竟然是一片鲜红!
优一郎猛然受惊,追随着身体本能的应激性想要向后退开。可是他忘了,自己就坐在门后面,没有退路。
身前那人——或许不可以称之为人。他站了起来,拍拍宽大的衣袖。距离优一郎只有两步之遥。
优一郎睁圆了碧绿的眼睛,身躯处于僵硬的状态。无数个念头在脑内飞速划过,该死!怎么这么倒霉?怎么办啊!双手紧紧握和成圈,掌心沁出了汗。
“你是什么人?”看对面许久没有动静,优一郎终于忍不住用他颤抖的嗓音问到,一句废话。
不在意料之外的,对方没有回应。
四周寂静,连风声也没有。
优一郎紧张得快疯了!他本就不是耐得住黑暗的人......更何况这黑暗里还有一只虎视眈眈的血色恶魔。
“你......”优一郎大吼出声,来打破这可恶的沉寂,可仅只有一个短暂的音节发出来,身上猛然增加的重量让优一郎的话语尽数吞进肚子里。
衣领被扯开,冰冰凉凉的触感。
优一郎眼里充满惊恐,想到身上的血色恶魔要做的事,恶心到反胃。
优一郎双手扶住他肩膀,一把推开。那一掌几乎用了他全身力气。
“滚,滚开!”优一郎尖声叫到。
“唔。”那名血色恶魔跌坐在了地上,口中支支吾吾发出一点声音。除了被推在地上而出现的闷声,优一郎还可以听见若有若无的口水吞咽。
优一郎几乎想要当场呕吐出来!这个血色恶魔想干什么?太恶心了吧我去!
优一郎慌张地扶住门板站立起来,一双眸子大大的紧盯着对面的血色恶魔。
兴许是太饿了。血色恶魔宛如没有意识的人偶,颤颤巍巍,一站起来就立马扑向优一郎。
优一郎脚步移动,避开了他。而他便直生生装在厚重的大门上。
优一郎本想着一下撞晕了,终于可以松一口气,哪料得这血色恶魔撞上之后毫无知觉,转身继续扑来。
优一郎无法,只得往后退。双手飞快地在四周摸索,渴望找到一下尖锐的可以用来反抗攻击的东西。
就当那可怕的长长的指甲就要碰上优一郎肩膀时——啊!找到了!
类似是一把剑的东西握在手上,优一郎毫不犹豫地砸向面前惨白的人影。
果然他发出一声嗷叫,向后退了两步。
优一郎不敢松懈,提着剑就是一通乱打——丝毫不记得自己悉心学习了近十年的武术招式。
一直把血色恶魔打到了门口,优一郎乘着空档反身拉开门,他的想法是把这只血色恶魔推出门去。可正当这门拉开了大半,肩上突然一重。优一郎艰难地回过头,看见一只骨架子一般的手搭在肩上。
“啊啊啊啊啊啊!”优一郎无法控制大叫起来,语气中充满惊恐。没有经过大脑思考,双手握住了剑柄,直直刺去。
“噗嗤!”
是身体被刺穿的声音,是鲜血淋漓的声音。
优一郎脑内有短暂的空白。
微弱的灯光透进来,优一郎可以看见,血色恶魔的那双鲜红眸子。只是一片鲜红,空洞无神。
微微张开着小嘴,优一郎眼睁睁看着,看着这只血色恶魔倒在血泊中央。溅起的血都是他自己流下的,溅了优一郎一脚。
这是他第一次......第一次杀......杀......
一条生命在脚边,已经消逝。
哪怕是血色恶魔,那种深深的罪恶感和恐惧还是蔓延至全身。
优一郎的手在抖。
脚步踉跄往后退着,“啊!”不知道被黑暗中什么给绊了一下,优一郎一屁股摔在地上。
双手紧紧捂住脸,优一郎蜷缩成团,静静的,卧在角落的黑暗里。





———9———

良久,那双红光闪烁眸子不断的在优一郎眼前浮现,狰狞而可怖,还有凄厉的浓浓的恨意。
曾听闻杀了人那怨恨的灵魂会化作厉鬼前来复仇,不知这血色恶魔会不会这般呢?
鲜血在地面上漫延,优一郎不看不想干脆闭上了眼,与黑暗与寂静融为一体。
门外响起的脚步声,使神经紧绷的优一郎受到了惊吓。双肩紧张得发抖,优一郎心里翻腾,万一是费里德呢?他会不会死在这里?
他想起身去关上门,这样会使他安心。可是他不敢,身体不听使唤,就是一动不动地缩着。
越来越近了。
“嗒嗒,嗒,嗒......”那脚步有些凌乱。一步步踩在优一郎心坎上。
“小优?在吗?是你吗?”门外,脚步声终于停住,小心翼翼的问话传来进来。
优一郎听得熟悉的声音,松了一口气,可同时又想到先前昏暗走廊里的不善言辞,便闭口不答。
“小优?”米迦尔站在门口,略微停顿了一下。没有听到回答,他若有若无地哀叹一声。淡淡瞥了一眼地上流血的尸体,米迦尔抬腿径直向前从半掩着的大门口经过。
走出几米远,米迦尔又似乎想起什么,忽然顿住脚步。焦急地大跨步着走回那扇门前。
“小优?”米迦尔深吸一口气,手握住腰间的剑柄,提步走了过去。
一双血色的眸子在黑暗中寻找,眼神在望向一处是猛地凝住。
“优!”米迦尔定睛看着蜷缩在角落的人,俯下身子扑了过去,轻轻将那人的脑袋埋进颈窝。
“啊.....”优一郎蓦地一声轻声惊叫。
“为什么不答话啊!小优,我不是让你回房间吗?”米迦尔搂着怀中的人,半是抱怨半是心疼地说到。鼻间此刻尽是少年身上淡淡的清香。
半晌之后优一郎才回神。这是算什么,担心吗?刚才还在用厌恶的语气激怒自己,优一郎瘪嘴。
“我,迷路了。”米迦尔怀中传来小声的却又清晰的声音。
米迦尔莫名心中一痛,他方才怕是真伤到优一郎了。眼角的余光忽而瞟见流血的尸体,米迦尔不由得将优一郎环得更紧。
他的小优,那么善良的小优,今天一定是受到了很大的惊吓吧!
米迦尔心里没完没了一阵阵刺痛,比身上流血的伤口不知疼了多少倍。
“没事,有我在。”米迦尔柔声说到,白皙纤长的手安抚般揉着优一郎的脑袋,“都过去了的,不要怕,不要怕......来,跟我走,我牵着你,我们回去吧。”
“哎哎......好,好。”优一郎诧异地抬起头看他一下,望见头顶殷红的眸子里情感真切。他喃喃回答,却没有向站立起来了的米迦尔递出双手。
“小优,怎么了?”米迦尔疑惑。
优一郎咽了一口唾沫,带着抵触心理地别过脸,双手垂在身侧,动也不动。心道,怎么可以这样快就“屈服”了?
“呐,是生我气了吗?”米迦尔见他情绪稍有好转,眸子深处的紧张严肃淡了下去,多了几分无奈与轻笑。
米迦尔佯怒道:“那,我可就不管小优了,小优自己找回去的路哦!”
“你!”优一郎猛然瞪眼,盯了米迦尔半晌,终于败在那张俊秀的脸上。只得“哼!”一声,继续生着闷气。
“小优啊真是爱玩。”米迦尔嘴角又添了笑意,温柔美好,像三月的暖阳,可优一郎别着头没有看见。他只听见了带着嗔怒与无奈的话语。
身体突然一下腾空而起,优一郎止不住惊呼一声,手在危急中搂住了米迦尔的脖子。哪里还记得先前的斗气?
脸色红扑扑的像是熟透的红果子。
米迦尔双手横抱着优一郎,丝毫不觉得沉重,心心念念的人儿被环绕在怀里,仿佛一阵温暖填满了心间。
嘴角不知觉地扬起笑意。米迦尔就这么抱住黑发的少年,踏着稳稳的步子,一声声走远,离开鲜血淋漓的漆黑房间。

这,这简直太......有悖常理!优一郎搂紧了米迦尔的脖子,将头埋进他的怀中这般想到。
鼻尖隐隐传来血腥味,优一郎一惊,细细查看,竟然发现米迦尔身上竟有大大小小不下十处伤口。
“米迦!你受伤了!”优一郎叫到,手小心翼翼触碰到米迦尔白衫上的血迹。
“嘶——”米迦尔吃痛出声,“优,别乱动。”
“啊!抱歉。”优一郎缩了手,沉吟间突然又道:“是我害了你。”
米迦尔愣神,轻笑一番柔声细语回到:“别这么说,小优。你我之间再也不要提这样的话。”
“你!明明在你三番四次救我,我才不想欠你的!”优一郎嘟嘴。事实上,他早就把米迦尔方才凶他的委屈忘了。
“因为,我们是家人。”
“啊!是......家人。”



———10———

半晌之后,米迦尔停住了脚步。
优一郎探出头来,原来已经来到了房间的门口。米迦尔抬腿踢开了厚重的门,发出“咔啦”一声响。
在优一郎一声惊呼中,米迦尔将优一郎扔在丝绸铺垫的床上,自己反手关上门。
门被狠狠闭上的同时,还伴随着“咚!”得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
“米迦!怎么了?”优一郎顾不上先前受过伤的身体,立马忍痛爬了起来。伸头去看,发现米迦尔跌坐在地上。
手脚并用着,优一郎爬下床,扑到米迦尔跟前。因为惊吓而苍白如纸的脸庞上满是惊慌失措。
“米迦!你受这么重的伤为什么不早说?”优一郎语气中透着淡淡的怒火,话语不经大脑地脱口而出:“呐呐,从前就是这样,把我当作是长不大的小孩子!你呀,向来是一意孤行完全不顾我的想法呐!”
米迦尔没有立即回话,他的身体蜷缩成团,直到半晌后优一郎发泄完了,才慢慢抬头。发紫的唇努力扯出一个无力的笑容,米迦尔脸上泛着病态的白。只有一双眸子异样诡异的鲜红,在苍白的脸上无比明显怎么也不容忽视。
他笑道:“小优真是乱讲,你说的可是你自己?”
优一郎被他虚弱的模样吓愣了。霎时语气弱了下来:“你,你别开玩笑,怎么这副样子?你要不要紧啊,你这里有药吗,你难受是吗,我要怎么帮你啊......”优一郎絮絮叨叨地嘟囔着,焦急万分。似是自言自语的话不断从那张小嘴里蹦出,也不在意米迦尔究竟听见多少。
“你,离我远一点吧。”米迦尔脸上分明的无奈,理了理气息说到。
优一郎愕然,“哎?你说什么?”
此时此刻跪坐在面前的优一郎身上带着丝丝血迹,那淡淡的甜味极度刺激这米迦尔的神经。
他已经犯过一次错了。
在和优一郎相见的那天,刚刚经历一场艰难战斗的自己处于渴血状态。当时那一霎那,相见的欣喜溢满心头,软香温玉抱了满怀,他又如何克制自己?
好歹及时克制,不过只轻轻咬开了皮肤,并未在其颈间吮吸……
但无论如何,米迦尔终究在相见的那天,变成了连自己都厌恶的怪物,一个彻头彻尾的血色恶魔!
他,不能再伤害小优了!
“别过来好吗……”米迦尔额头沁出冷汗,在和费里德打斗后虚弱到极点的身体根本经不住一丝一毫的诱惑。
只要,只要喝血,他就不会这么痛苦了.....
对鲜血的渴望要将米迦尔最后的理智吞没。可他的小优仍然不听劝告,在他的身边摇晃着他的肩膀。
“优......”米迦尔苦笑着看着他。
“我知道了!米迦!你是要吸血是吗?”优一郎恍然大悟,二话不说撩起了遮住手臂的布料,伸在米迦尔面前。
“你喝我的血吧!”优一郎不知死活地对米迦尔劝到。
“不!”米迦尔硬撑着站立起来,双手捂着因痛苦扭曲的脸,“不要!小优!你走开,我不能喝你的血,不要这样......”
“但不喝,那样你会死的!”优一郎怒吼。
“啊,为什么,我的死活.....”米迦尔颤抖地看着他,眼里突然冒出泪,“我已经是一个血色恶魔了啊!我明明,我明明那么想找到小优,然后回到从前……”
“我,已经回不了头了,小优......”米迦尔话语中无不透露着浓烈的悲伤。猛然间,他仿佛控制不了自己的泪腺,泪水便汹涌而出,滴滴嗒嗒落下和血水混合。
“我不允许你死的!”优一郎触动,上前扶住他的肩膀,“即使活着的理由只有复仇,也要活下去。”
“优......”
“更何况,你还有我!”优一郎笑着,弯腰捡起米迦尔跌落下地上的剑,在手臂上划出长长一道,伸在米迦尔面前,“喝我的血吧!米迦。”
心中有什么信念崩塌,米迦尔长久的执着被优一郎一句话毁灭得粉碎。
喝我的血吧!
米迦尔喉结滚动一下,腿部突然发力,扑向优一郎。
双手将优一郎圈住,嘴巴张开露出尖利的牙齿。牙齿刺破皮肤,鲜血争先流了出来。满口香甜。
寂静的房间里甜腻的吮吸声清晰入耳,和弥漫着血腥味一起提升着空气的温度。
米迦尔忽然感觉到掌下的身体时不时微弱颤抖,如翅膀碰碎的飞蛾扑闪着,似乎是极其隐忍。
米迦尔松了嘴,舌尖灵巧地在脖子上打一个转舔舐干净溢出的鲜血,这才扶住优一郎挪开了头。
优一郎的眼眸微阖着,感受到脖子间的温度离开,便停下来颤抖眼睛张开露出一抹幽绿。
“吃饱了吗,米迦?”失血了的优一郎有些虚弱,此刻说出话来语调意外地软糯,配合着泛红晕的脸颊,米迦尔只觉得心跳突然加了速度。
没有立即回答这听起来带着一些不明意味,着实容易被人误会的问题。米迦尔赤红的眼眸沉沉望着优一郎,目光如炬,带着滚滚火热,像是要直直看透他的内心。
优一郎被望得不是自在,艰难地侧开了脸,“怎么啦?”
脸颊突兀地被双手捧起,优一郎大惊失色间,唇上已经触到一片柔软。
脑子里忽然响彻一声惊雷,优一郎全身上下的意识都集中到温软触碰的两瓣唇瓣上。
似乎是急切地再也无从隐忍,米迦尔难以自持般带着些许粗暴地吻着,冰凉的唇不断来回磨擦触碰,直到火热。舌尖终于探出,滑过温热柔软的两瓣红唇,再撬开了一口贝齿,转进口腔缠绵地辗转。
血腥味顺着灵巧舌尖缠绕溢满喉咙,伴着深吻刺激迷乱着神经。
为什么会突然这样......
其实两人都是解释不清的。
震惊过后的优一郎呆了半晌,意识恍惚间只追求着自身的本能。他突然放弃了任何抵御般闭上眼睛,并且唇舌蠕动地开始渐渐回应。
米迦尔却因为这小小的接受全身一颤。然而因此理智回笼。
四目对望,空气都凝住的沉默,硬生生扑灭一把火。




———11———

“优......”米迦尔张口打破一片压抑的寂静,嗓音意料之外的暗沉沙哑。
优一郎抿了抿红潋潋的双唇,趴进米迦尔的怀里没有答话。
米迦尔对于他这样的回应实在是不知所措,内心很乱,翻涌起无限迷茫和内疚......
“对不起。”纵然心里思绪万千,米迦尔犹豫半晌,说出口却只有冷淡淡的三个字的道歉,如此情景显得毫无诚意。
“嗯,没事。”怀中蜷着的身子颤了一下,轻声说道,“永远,也不要说这个。”
不同寻常的软糯声音传入耳廓,米迦尔心头颤动,就此猛然松了一口气。

就这样,让这件事过去吧,不过是血液导致的理智不清。
两人心中同时默念。
但是可能吗?事情既然发生了,就再也不会消失,不可挽回。

“小优,刚才为什么不听我的话,出门了?”拥坐着不知多久,米迦尔开口询问。他身上的伤口在血液的帮助下已经恢复得完好如初,染着绛红鲜血的破碎白袍下,新生的皮肤如羊脂白玉般温润细腻。
优一郎正伸着手,在细腻光滑的皮肤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磨擦抚弄。“啊,我是去找我的同伴的。”闻声他回答,并将铜铃般大大的碧绿眸子烁烁望向米迦尔。漾着温和目光的血色瞳孔里映着自己的模样,优一郎问:“米迦知道他们——和我一起来的那些人,他们在哪儿吗?”
哪壶不开提哪一壶!
“不知道!”米迦尔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回答。因为心里涌起很不舒服的感觉,米迦尔侧过头去。
其实他也不是在撒谎,他的确不知道那些朝廷的人的动向。小优还是太天真,他真不知道那些人心里,住着魔鬼,胜过血色恶魔一百倍的凶恶残忍。他们只不过利用人,利用完了就不存一点怜悯地抛弃,抛弃得果断。
米迦尔亲眼见过太多人类的丑恶,尤其那个黑暗之至的朝廷。
“那么,他们难道说不在这儿?他们没有被捉住?”优一郎不知死活地继续追问。
是啊!没有!他们逃了、抛下小优逃了!
米迦尔一想到此处怒火便更加止不住,人类果然不是好东西。不想打击优一郎了,米迦尔一字一顿说到“我说了,我不知道!”他的语气越发不善,不爽的情绪也翻涌而来,小优真是不会观察对方状态!
“真的不知道吗?米迦你不会骗我?”优一郎拧了拧秀气的眉。
“怎么可能!小优你被那群该死的人类灌了什么迷魂汤药?”米迦尔斥到,金色的发丝舞动狠狠地望回向优一郎。
“呐呐我没有,米迦才是吧——米迦别忘了,我也是人类,米迦原来也是人类!”优一郎的性子一点儿也没改,心直口快的毛病又犯,张口顶道。
“你......”猛然被戳到痛处,米迦尔心口一阵抽搐着实不好受。他登时噎住,瞪着优一郎,薄薄的双唇此刻愣是吐不出一句话来。
“啊.....抱歉。”优一郎黑暗里也看得见米迦尔赤色眸子中的复杂受伤,惊呼一声嚅嗫着道歉。
米迦尔深深叹息。他不愿在关于人类的事情上与小优起争执,毫无必要。只要他是为了小优好就行了。
“我不管小优怎么样想,如果在见到他们,小心一点尽量远离。我绝对不会害你,但是他们的目的不纯,小优懂吗?”米迦尔尽力柔声说到,白皙纤长的手指抚着优一郎柔软的乌黑发丝,“就一个要求,答应我好吗?”
“这,这......”优一郎在有关同伴的事情上出乎意料的执着。
但米迦尔是什么人?他是自己的家人啊,他绝对不会害自己,优一郎一万个心相信。
迷茫着抬头,目光直直落入赤色的眼眸。沉沉的赤红深处优一郎望见了失落与痛心。
“我答应。”优一郎没写的柔软没有悬念地触动了,妥协着让步,“我答应,我.....会小心。”
米迦尔笑了,笑容如昔日少年时光时一般无二的温柔美好。优一郎仿佛要陷入那样馥郁温软的微笑中溺死才好。
“小优相信我呢。”米迦尔呢喃在优一郎耳边,呼出温热的气体带来痒痒的触觉刺激。
耳根红晕。
“啊,啊,米迦是家人,当然相信。”
这个回答,很好,真的好。
米迦尔的笑意止不住了,十年光阴里落下的笑儿似乎都等待着今天,挥霍一空。

“那,现在我要怎么做?”优一郎再是没心没肺也忘不掉不久前招惹上的可怕血色恶魔——费里德。看不到尽头没有感情色彩的血色双眸,张扬咧开轻佻笑意的极薄嘴角,不时回荡在脑中。
米迦尔沉吟:“你先离开吧!”
优一郎立马皱眉:“啊?什么嘛?还是这样劝我!我不同意。”果然还是嫌弃自己拖后退。
“别急着拒绝,小优。”米迦尔深深望着他,“讲点道理,来日方长。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暂时是没法儿报仇的,你也是知道。”
“那......”优一郎见他说得不无道理,总之米迦也是为了他好,优一郎拖长了语音,半晌道:“我要是走,你呢?”
米迦尔怔住,目光躲闪。他难堪地说道:“我,我不可以走,我会被发现的......我怕......”
米迦尔还想解释,却被打断。
“没有什么借口!”优一郎怒斥。分明就是不想和自己离开嘛,要不然再多艰险又如何。
优一郎的心思统统写在了脸上,米迦尔一眼得以看穿。
米迦尔无奈。他何尝不想走,享受那亲情和生活无限乐趣。可优一郎似乎忘了,米迦尔现在是血色恶魔,那一双眸子猩红耀眼,如何才可以被忽视?更何况,城堡里这些家伙不会让他走的,追杀会永无止境。两个人绝对逃不开,他不愿带着过优一郎逃亡的生活。
可是......
“好,我会和你一起走。”米迦尔温柔一笑,说到。面不改色的撒谎。
优一郎吃惊地望着他,突然间欣喜若狂:“啊?真的吗!对啊,你当然和我一起走,好不容易重聚的!”
“嗯。”米迦尔只是轻轻应声,嘴角笑意盈盈不做改变。心头愈加苦涩。
“那,什么时候走?”优一郎碧绿的眸里满含期望。
“嗯,明天,鸟儿叫时就到了卯时,你就可以出门了。”米迦尔伸手入怀,取出一张薄薄的纸片,“这个是地图,到标记了的地方去,那儿是出口。”
“嗯嗯。”优一郎双手接过。
米迦尔突然看不下去优一郎满心欢喜的样子,痛苦只会愈来愈深。
深吸一口气,“我,先走了,准备一下明天见。”米迦尔不再管优一郎怎么说,转身就走,脚边很快几乎是逃离。

门外,米迦尔停止步子。
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骗小优了吧!
他真是个混蛋。
小优不会原谅他的。
米迦尔摇头,连苦笑也笑不出来。




—————————

woc!手误啊!腊鸡复制粘贴简直伤不起.......抱歉抱歉,一口气四章就四章吧哎....

真是的....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