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落儿W

想把心里的故事讲给你听

【米优】七夕之甜腻腻的求婚篇

最近看了太多甜文忍不住想发糖糖了
太久没动笔ooc警告
大家七夕快乐

————————————————

傍晚的云朵像是一团烧起来的火焰,从天边一直蔓延到心里。
“米迦,你今晚有空吗?”优一郎双手攥紧自己的衣角,一双绿眸瞪得又大又圆,浑身上下满是局促与害臊。
迄今为止,他与米迦之间的关系都如水到渠成,没有刻意的邀约与引逗,只是朝夕相处产生的比亲人更要亲密的感情。
他们会在晨露初缀的早晨交换一个温情的早安吻;会在慵懒的午后枕在同一只枕头上头与头想碰着聊上一会天;会在夕阳西落的傍晚忍不住牵起手走过洒满金光的小道。
他们拥有一切甜美的日常。
可优一郎有时在想,这段感情需要多一点浪漫。他设计了今天这一出好戏,然而没想到刚开场就被自己演砸了。
米迦从书案中抬起头,见面前的少年慌乱的样子,忍俊不禁。
傻小优,以为自己没发现他偷偷买的小东西吗?就是不知道精致的盒子里究竟装了些什么......
“有啊,小优想去哪里?”米迦眼底有名为温柔的情绪。明明书桌上的工作多的堆成了小山丘,他还是纵容地问。
“啊,没什么,特别的。”优一郎少见的犯了结巴,他说,“就,就去对面那家西餐厅吧,陪我吃个晚饭。”
“嗯,现在?”
“是!”优一郎欣喜地揽住米迦尔的手臂。

优一郎穿戴费了好长功夫,白衬衫配西装裤还不忘系上压箱底好久了的一只条纹领带。米迦尔不明所以,为了配合自己媳妇,也找出了一套应酬用的正装。
“米迦,等我一小下!”临到出门前,优一郎忽然喊了一句,然后笑眯眯地蹿进房间。出来时,口袋里有一团鼓鼓的。
这是有惊喜吗?米迦尔不欲拆穿,含笑望着他,道:“走吧。”

优一郎选的西餐厅就在小区对面。此刻入夜,霓虹灯照亮深蓝色的夜空,推门而入那家静谧的餐厅,暖洋洋的暗黄灯光营造出神秘浪漫的气氛。
“两位先生晚上好。”服务生极具职业素养地将二人迎了进去。米迦尔瞥见了每张桌上不同寻常的玫瑰花瓣,想起了什么,眼底闪过揶揄的光色,心头一动。
“小优,想吃点什么?”米迦尔风度地将菜单推到优一郎的面前,语气却不由得带上了一点低沉的挑逗。
优一郎似有察觉,红着脸笑了笑,便道:“点个情侣套餐吧……”说到一半,声音便低了下去。
米迦尔嗓子中发出几声低笑,招手叫服务员大大方方点了单。
“七夕情人套餐。”
优一郎不用看镜子也知道此刻自己的脸已经红成一只大苹果,昏黄的灯光下他窘迫得想给自己一个嘴巴子。
明明是想借着节日撩一下米迦的,怎么,怎么就被轻易地反撩了呢?没出息!
不过不要紧,他还有杀手锏......
优一郎摸了摸自己的口袋。

情侣套餐的份量对两个大男人来说略有不足,米迦尔本着自家小猪必须养肥的原则,端着红酒望着优一郎狼吞虎咽。
“小优,慢点吃。”实在看不过去了的时候米迦尔会出言提醒,“又没谁抢你的。”
这时优一郎口中就发出模糊不清的嘟囔的声音,表示自己并非“饿鬼投胎”。
只是想快一点,只是等不及,想给米迦尔这个惊喜。
“我吃完了,我有话说。”优一郎抹抹嘴角,唰得放下刀叉,着急却又不失条理得整理了一下衣裳。
米迦尔似乎在出神,等优一郎嗔怪地敲响瓷盘才将视线聚焦在优一郎脸上。
“宝贝,你说。”米迦尔忍不住调戏道。
“咳,咳!”优一郎顿时呛了一下,半晌才恢复过来,面容严肃地问:“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情人过的日子。”米迦尔笑道。
“嗯……”优一郎抿了抿嘴又道,“今天过节我有个礼物.....”
“是什么?”米迦尔好奇地伸出手。
“你闭眼。”
米迦尔闻言照做。黑暗中,似乎小优的呼吸有一点重,似乎小优靠得更近了。
手上突然出现冰凉的触感,而米迦尔心中却突然热得快融化。
“优......”
“你张开眼吧。”优一郎的声音轻轻地响起。
四目相对,甜腻的温柔可以把人溺毙。
“小优,送我这个是......什么意思?”米迦尔望着指上银白色的戒指,循循善诱。
“什么意思……就是......送你个礼物呀。”优一郎不太好意思,突然送这种礼物他觉得自己还是太鲁莽了。唉,老毛病改不了。
米迦尔要被纯情得不得了的小优逗笑了,只好继续耍流氓:“我还想要个礼物。”
“什么?我没准备......”优一郎心里咯噔一下。
“不用准备。”米迦尔离开自己的座位,走到了优一郎的身边,慢慢低头下去,“我想要你啊。”
这个吻不是一碰即分也没有过于激烈火热,柔软的唇瓣抵在一起,温柔而深情地辗转摩挲。心中饱涨得要溢出来,只有眼前这一个宣泄口,涌动着不吐不快的情感。
“小优,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七夕......快乐......”
“还有呢?”
“我们结婚吧。”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