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落儿W

想把心里的故事讲给你听

【米优】黄沙之下(终章)

———12———

卯时已到,优一郎站在昏黄灯光点缀的洞穴深处。
粗糙石头堆成的洞穴和华丽汉白玉铺地的城堡大厅,只有一线之隔,仿佛是一个天堂一个地狱。可对于优一郎知道,破烂的隧洞才是真正通往天堂的路。
黄沙从洞口方向一阵阵随风刮来,极目望去,遥远的地方有灼眼的阳光。这让在不分昼夜暗无天日的地下城堡了呆了两天的优一郎不适应地眯了眯眼。
果然米迦给的地图不错,顺着这隧道出去,就可以重新回到地面上。
时间在流逝,米迦还没有来。优一郎焦心地来回在地面材质的分界线上绕圈走动。
怎么还不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优一郎脑海里止不住浮现一些最坏的结果。
当然,老天爷也没有让他失望。
“咚!”得一声巨响,大理石制的巨大雕纹支柱被狠狠撞击出裂痕。白衣金发的少年,正是造成石柱残被撞得皲裂的罪魁祸首。
“米迦君~啊哈~还有优酱呐!怎么?是招待不周吗?”来者笑吟吟的,却让优一郎不寒而栗。
“你们去哪儿玩呢?”费里德眯起猩红双眼,微笑着问到。
“你,你......”优一郎看看浑身被血浸透的米迦尔,又看看优哉游哉的费里德。气得说不出话来。
“我什么?”费里德一偏头,笑道。
眼看着两人就要搭起话来,米迦尔捂住被毫不留情踢了一脚的胸口,艰难地站起。
米迦尔沉声说:“优,你走。”
“不可能!”优一郎大声嚷道,“已经是第二次了,你别想敢我走!”
“噗哈哈哈。”猛然间传来一阵笑声,费里德嗤笑道:“别争了,都别想走哦!”
米迦尔眉头闻言紧紧皱在一起,神情凝重万分。他不知晓眼前这只血色恶魔要是真的认认真真动起手来,究竟会强到何种地步。
费里德突然发难,俯身前冲,向着优一郎站着的位置。米迦尔顾不上其他,飞身去拦截,不出意料的被一脚又是踢出老远。
哼闷声响起,优一郎才反应过来,浑身一个激灵,冷汗湿了衣裳。“米迦!”优一郎大叫着奔去。
“优,别过来了,对不起,快走吧!”米迦尔转头回望他,竟然是满脸悲怆,“喏,那群人类在外面,你不是正想找他们吗?去吧!”
“不不不,我不找他们,你不要这样。”优一郎硬生生止住步子,却如何也止不住短线珍珠般落下的泪水。
米迦尔正叹气,却发现费里德可没有闲着,修长的手携夹着强悍的劲风击来。顾不得全身散架般的剧痛,米迦尔拔剑迎击。
拳风剑光闪烁快速,以至于优一郎有心无力根本无法加入战局。
“你是不是,早就想好了让我一个人走.......”突然,优一郎饱含哀怨地轻声道。像是自言自语,但在场三人都停得清晰。
“都怪我,要不是我自作主张来到这里,或许一切都好。”
不是的!不怪你!米迦尔想大声吼,可苦于紧紧的缠斗中,一张口鲜血便要顺嘴角流下。
“如果......我是第三次抛弃你了吧……么想到我是这样的人呐……”
吐出一口血,米迦尔拼命喊:“那你走啊!你不是应该很熟练了吗?走啊还在干什么?”
优一郎呆了。他愣是没有料到米迦尔会这么说。他承认这句话伤到他了,伤得很重,戳在心尖上,鲜血淋漓。
正在其呆滞的时候,米迦尔借着费里德一掌给予的巨大冲击力,直接摔向优一郎。
优一郎脚下不稳,一撞之下,被推出来华丽大殿。他的脚下是漫漫黄沙。
优一郎没有注意到的,嵌在墙里的金属门被米迦尔猛得一用力扯了出来。
“你干什么!”优一郎心跳漏了一拍。
抬眸看见的是米迦尔的笑。
那笑,还是温暖。那脸,苍白如纸。
哪怕衣衫破碎,他站得笔直没有一点点狼狈。他身后有万道霞光,衬得他犹如圣洁天神。
他支撑得多幸苦或许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在留给优一郎——他的家人,最后的印象。
他没有失望。
这个印象深刻无比,光辉万分。
在门闭合的一刹那,优一郎看见他的唇微微蠕动。
像是在说:“相信我,小优。”
报仇交给我吧,信我,小优。

“你觉得,你的公主殿下会感激你吗?”费里德望着紧闭住的厚重大门问,难得语气里没有戏虐调侃。
米迦尔嘴角笑意褪去,这次他没有对这个问题顾左右而言他,而是扪心自问。
“不会。”米迦尔回答得果断。
血色的藤蔓自剑端疯狂蜿蜒涌起,扎进血肉之躯。这一次,扎进了心口。




———尾声———

三年后。
街市热闹,人潮涌动。各式摊贩的叫卖声络绎不绝,带着西域特有的热情的口音。
一名黑发少年坐在茶馆里,面色白皙容貌俊秀青丝披肩。他端着一只茶杯放在嘴边,耳畔吵吵闹闹的声音让他忽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三年前的场景,与这似乎一般无二。
可是,他知道,又不同了。

“喂,你听说了吗,朝廷近来在咱这儿建了个啥子都护府,是要驱赶血色恶魔来着!”邻桌传来大声的议论。
黑发少年轻笑了一声,边喝着茶边听。
“是啊是啊,听说了!不过那血色恶魔近几年安分了不少啊?怎么这时候来人?”
“不晓得哩!”那人叹气一声,忽而又神神秘秘地压低了声音,不过一旁的黑发少年还是清晰地听到了。只听那人说:“不过,话说起血色恶魔消停的几年......传言是有内讧!”
“啊?竟然如此......”
“不是的!”少年清脆的声音打断了他们。
两位大汉眉头一皱,抬头怒目而视:“那儿来的黄毛小子......”话突然止住了。
少年又笑了笑,不介意的样子,只是郑重其事地说:
“不是内讧啊,是复仇!”
抬首,少年眼眸碧绿。他成熟了,却还是优一郎——那个叫米迦尔的血色恶魔的家人。
“你......”大汉深深吸气,指着优一郎的说不出话来。
因为胸前,那枚金色徽章在阳光下金子似的闪闪发亮,他是——西域都护!


————分割线—————



终于写完了,没啥可说的了。
结尾写完才发现略扯,望担待。

评论(1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