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落儿W

想把心里的故事讲给你听

【维勇】必然


{四月主题:初见}

【必然】
(原著:YURI!!! on ICE)
(cp:维勇)
——by落儿


勇利近乎疯狂地崇拜迷恋维克托,这真不是什么秘密。哝,那满墙的海报都是证明。
从何时开始的呢?维克托成为他滑冰生涯的大部分。
又是从什么时候,发生了那么一些改变呢?总之,那个男人更重要了。
或许可以这样说,冰场上那个美丽高傲的男子和冰场下慵懒温和的男子,共同铸就了现在的勇利。
勇利仍记得和维克托的初见——当然,不是指对着电视机报以崇拜的目光,而是面对面的相见。或许也是只有勇利记得的初见。

那一年的首都体育馆里,热闹非凡。铺天盖地的尖叫声,齐齐喊着那个人的名字。俄罗斯的国旗在观众台上水波般荡漾。
无比精彩的表演!每一个姿态都诉说着惊人的美感。
身姿纤长美好的男人,傲立在冰场中央。胸口大力起伏着,长发被汗水浸湿搭在优雅的两肩。眼神惯有的迷朦瑰丽。他是维克托,是冰上的王,受万人瞩目的传奇。
看台上的勇利,就这么淹没在人海茫茫中央,佁然看着灯光下的冰面,眼睛长得老大,眸子深处狂涌着憧憬。
有一天,他是否能和那个男人站在同一个赛场?
像个笑话。勇利垮了脸。
这是维克托第三次来到世界选手赛。大屏幕上显示着极高的分数,宣告他再一次拔得头筹,荣获三连冠。

只看完了维克托的分数公布,勇利便为躲避高峰提前一会儿离了观众席。
天还有些寒,勇利裹着大衣外套推开体育管的门,风儿忽地一下吹了满脸。勇利不适地低下脑袋,闷头向外。
“啊呀!”眼睛注视地面的勇利撞上了一个人。是个男人,白色的运动裤,身上有清爽的淡淡气息……
勇利头也没抬就弯下腰,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风大我没看了路对不起......”
半晌无声,勇利手心捏汗,不会是撞到了什么惹不起的人吧……事实上,这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在勇利紧张的心情下,那人只是微微站定,过了一会径直走了。
真是,瞧不起人吗?勇利心里犯嘀咕,颇有些愤愤难平。
兀自抬了头,眼前掠过一片月下流水般的银色突然迷了眼。披散的银丝,潇洒的身姿,前所未有地深刻印刻下来。
一霎那就什么也不会想了,勇利在首都体育馆的大门口,冷风中边发抖边发呆,站立良久。

多年以后的现在,只感叹造化弄人,今时与往日终究大不相同。
来自日本的新秀胜生勇利,重回赛场的俄罗斯选手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两人以对手之身份,并肩同步,走向金色阳光下镀上光彩的首都体育馆。
“勇利呀,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一头利落银色短发的维克托突然感慨似的发问。
勇利显然愣了一下,盘算着该说哪一次“初见”呢?他挺怕气氛因此变得尴尬,便昧着良心说话:“啊,记得,在我家温泉......”
“不是哦!”维克托打断了他。
勇利猛然抬眼死死盯住了维克托,心鼓如雷。他在期望什么?
只见维克托微微偏了一下头,额前散碎的纤弱发丝随重力滑开,露出湛蓝双眸。眼里充满着笑意,似乎和往常差不多,似乎变得不太一样。
这种改变,大概称之为爱。
“在这里哦!”他说。
在这里哦!原来我们都记得。
原来这世上,相遇算是缘分,再会是努力而后成为的必然。



【终】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