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落儿W

想把心里的故事讲给你听

【米优】亲情友情线—六一节—无题


哦,其实是六一节的梗
对不起我憋不住。

—————————————


无题
(原著:终炽)



“小优,我找到茜他们了!”
当面前的金发少年如是说到,优一郎再也克制不住眼里的激动。
“真的......他们......在哪?”优一郎颤颤巍巍地站着,声音在发抖。
他神情如此激动,以至于他并没有看见米迦尔海水般湛蓝的眼眸里深沉的悲痛。
“在吸血鬼城堡。”米迦尔上前一步扶住优一郎瘦弱了不少的肩膀。
“我们去找他们!”优一郎定定地说,眼里保持着喜意,深处却有还未彻底消散的空洞。
优一郎维持那样一个状态太久了!自亲眼看见昔日孤儿院的家人们的死亡,他变成了这样。空壳一般行尸走肉一般,就像是完全没有灵魂的躯壳!
混沌的日子里,他仅仅只追求一个念想:家人......他会找到他们。或许说难听一些,优一郎的执着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米迦尔亲眼见他熬过并不漫长的岁月,步步艰难。
米迦尔终究不忍,幽幽叹气道,“好,我带你去。”

黑夜,阴翳可怖的森林深处。
枯枝交错,叶子寥寥数片挂在枝头,阴风一过又带下几片叶儿,辗转落地,覆盖住埋葬鲜血与骷髅的土地。
月儿弯弯,隐隐泛着血色。
一黑一白,两个身姿修长的少年踩过“沙沙”作响枯藤落叶,行走在寂静的夜里。
吞咽唾沫的声音格外响亮。优一郎转头问向身侧俊秀的金发少年:“喏,你确定是这里?”
“没错,前面有一间屋子,费里德的秘密工作室。”米迦尔坚定地点点下巴,蓝眸望着优一郎,分不清楚是什么神色。
“米迦,找到茜他们了,你不高兴吗?”优一郎伸手抚上米迦尔的眼,“你是累了吗?抱歉让你陪我胡闹......”
“小优,”米迦尔清雅的声音打断了优一郎难得的自责,“永远不要说抱歉,一切都不是你的错,你是受害者。”他的语气愈发沉重,也愈发柔和。
大大的碧绿眼睛在黑暗中眨巴眨巴,优一郎抿唇终究没说什么。

“就是这儿。”米迦尔身形被黑压压的枝叉挡住,几十米外的地方,高高石墙耸立。墙下开了一扇门,一间窗,灯光昏黄透出来。
明明是暖暖的色调,却意外透露诡异而阴森的气息。
“这里是......啊我们原来就在这儿!”优一郎脑子里头记忆的碎片在拼凑,他努力回想,却被米迦尔打断了。少年声音带着几分冷意说:“不是。你不要多想了,快些进去吧。”
“嗯。”家人据说就在眼前铁栏杆的门内,优一郎也没多少心思怀念。
一步步走了过去,优一郎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吱呀”一声开了门。米迦尔紧跟在他的身后进入房间。
房间不大,除了小窗一扇,四面石墙封闭,仅有一盏油灯挂在墙壁上照明。其它陈设倒是有出乎意料的华丽,红褐色的地毯柔软舒适,漆雕书架精美,上放置有厚厚的似乎年华久远的书籍,还有那书桌,一眼看去就是华贵典雅显然也价值不菲。
桌上,似有瓶瓶罐罐,均用红绸覆盖住。
“小茜......呢?”优一郎皱眉道。房里什么都不缺,独独少了他渴望看见的几个活人。
米迦尔看着那桌上起伏的红绸子,说:“带走!”
“啊哈?”优一郎提高了音量,诧异道。目光如炬带着疑惑看向米迦尔。
“桌上哪些,你别看,抱上走。”米迦尔说,眼里止不住的疲倦悲伤。
“拜托了优,别问,带走。”米迦尔轻轻将剑拔出鞘,警惕地看着四周,“万一被发现了就.......”
优一郎知道他没有说完的话的内容。
这么久,对他不离不弃的是米迦,他早就无条件的信任米迦了吧。
优一郎深深叹了一下,张开双臂楼住哪些瓶瓶罐罐,特意没让盖着的红布落下。
米迦尔瞧他一眼,点点头。
米迦尔:“回去。”
优一郎挑眉:“就这样?”
“信我,快啊!”米迦尔提高音量。
优一郎不爽得撇嘴,轻轻哼了一声,”好吧......你不会又是骗我?”步子在铁栏杆的门前停住,优一郎回身望向还在昏黄房间里的米迦尔。
隔着有些远了,再加上灯光昏暗,优一郎并没有看见米迦尔额间的冷汗,还有湛蓝眸里暗沉的光辉。
“嘛,这次没有......”轻飘飘的话语传出来,忽然又被飘忽的风儿吹散在了空中。
这次是真的没有,但我宁愿这是一场来着吸血鬼的残忍骗局……

良久,两人的身影都已经消失在淡淡白雾弥漫的阴翳森林里,一声轻笑缓缓从漆黑的墙角穿出。
“啊哈~哈哈哈哈~”那个声音有让人酥软了骨头的功效,可在这样的环境中这样的语气里,诡异的感觉被无限放大,埋没不足为道声音的原本悦耳。
“啊哈~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嘛?给我的好朋友们放个假哟!”那人笑着,细长的双目眯起来,欢快地拍着掌,“儿童节快乐!”
“你们还会回来的......”

“这是,什么?”优一郎指着大理石台面上红绸子覆盖的东西,好奇地发问。
“是......茜......”米迦尔嚅嗫道。
优一郎满脸不可置信:“什,什么!”
“你打开看看.......”米迦尔话没有说完,优一郎就已经自觉地掀开了红绸,这一掀,是万丈地狱。
精致的玻璃瓶子里,几个年幼的头颅完好无损地存放着,肌肤光嫩,柔软发丝在不知名的液体中浮动,眼眸阖着似是陷入安详的睡眠。要不是脖子以下空无一物,优一郎都要以为他们还是活生生,会跑会跳会笑的人儿......
脚下发软,一个踉跄没有站稳优一郎便跌落在冰冷的地板上。
米迦尔似乎早就知道了,突然发觉优一郎摔倒在地,一惊,忙望了过去。
那双碧绿的眸子,比起很久以前他亲眼看见家人丧命那时,空洞绝望得有过之而无不及。
米迦尔突然间有些后悔,俯下身子扶住不住抖动的优一郎。他并非无心之人,只是早在知道这个消息时,已经绝望过了......
“怎么会这样.......”早已经泪流满面的优一郎在抽噎地空隙喃喃说到。
“别这样,你知道的,他们早就去了……”米迦尔实在不会安慰。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或许优一郎向冲着米迦尔大吼,可是有心无力,只能够发出微弱的声音。
“我......”米迦尔语塞。他怕优一郎太伤心,毕竟自己当时都几欲崩溃。
可是,自己最终还是告诉优一郎了不是吗?还是以最残忍的方式。
只因为他忍不了了,忍不了优一郎的哀求与消沉,忍不了家人的遗体落入吸血鬼的手中肆意践踏。
良久空气中只有痛彻心扉的哭泣声,一声声打在米迦尔心尖。
“喂!”优一郎猛然抬首,把将他圈在怀里的米迦尔吓了一跳。优一郎眼眶红透,满面沾湿,他突然伸手入怀,捧出一把的糖果。糖果早在体温下融化,与五色的糖纸混合在一团。
“你知道吗?今天是儿童节,原来每年当这时,你和茜都会组织大家一起活动,我总是最不合群的......”优一郎边淌着泪边努力笑着,那笑容不比哭要好看些。说到了这里,他又噎住,说不下去。
“别这样,别这样,小优,不是你的错。“米迦尔无措地扶着优一郎的背,思绪似乎被牵到很久以前......也不是特别久了,几年罢了,却像过了几个世纪那般长远。
脑海中浮现的音容笑貌,和面前冰冷的玻璃瓶重合,貌似是完美无缺的......
优一郎没有管米迦尔的回忆,而是喘了口气,接着苍白如纸只有眼眶通红的脸露出令人无比心疼的苦笑,“现在,还是我不和群啊……”
米迦尔闻言愣住。突然起身抓起优一郎掌中央的糖果,放在摆放整齐的瓶子前。
“今天是儿童节,他们会收到的,他们多幸运,他们永远是孩子......”
话至此,已经泣不成声。


一年后。
“小优,好了吗?”米迦尔站在木质门前,浅笑而向屋内问到。
“嗯嗯!”优一郎推门而出,迎上米迦尔温和的目光。
“走吧!”优一郎扬了一下唇角。他今天穿着庄重的礼服,端庄无比。阳光明媚撒下来,优一郎修长的身姿在漆黑服饰的包裹下,庄严肃穆却也不显得太过沉重。
不消几分钟的时间,两人并肩来到一片芳草青青的小丘上。自走在路上,两人便没在说话了,神色在到达一方矮矮的坟墓前,终归于平静肃穆。坟墓上无名,但值得优一郎两人这般来吊念的,终究只有早在很久以前就逝去了的家人......

没有鲜花,优一郎从衣服的口袋里掏出一把糖果来,阳光照耀下闪着五彩斑斓的光晕。
“儿童节快乐!”优一郎蓦地大喊一句。接着把糖果洒在墓前,“噗通”跪了下去。
米迦尔没有阻拦的举动。一旁静静站立。直到良久,脚边传来轻轻的却又如何也止不住了的抽泣。
“对不起......”声音透着悲痛与悔恨哭诉。米迦尔抬头望天,试图不让泪珠落下。
风儿吹过绿叶,树叶摩挲沙沙响着,似乎是有人在回答:
“没关系,谢谢你。”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