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落儿W

想把心里的故事讲给你听

【米优】无题/成年米x幼年优/警察x小偷/




1
米迦尔是一名警察。
那天收到任务,去追捕一名小偷。
小偷叫优一郎,是个惯犯。


2
当米迦尔满怀紧张地来到事先调查显示的小村落,收到了震撼。
他确是是没有想到,现代化的都市里竟然还存在着如此落后腌臜的地方。
腐朽的木板制成座座危楼,泥泞小路边草木丛生,垃圾成山堆在道路两旁,污水横流,恶臭袭来。
米迦尔蹙着眉,在村落尽头的一处破茅屋里找到了优一郎。
少年黑色短发乱糟糟的,许久没有打理。俊秀的脸庞上,布满尘土。一件老旧的长衫上有着一个又一个补丁,而看得出来到后来连补丁也没有打了。
少年瞪着水汪汪的绿眸望着米迦尔。
米迦尔想到一句话:
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3
“你偷了东西,我是警察,我要带你走。”
“求你,不要。”明明是哀求的话,优一郎却说得不卑不亢。
“你违法了。跟我走吧,不会为难你的。”米迦尔只觉得没有什么比这样的生活环境更为难人了。
“笑话。我拒绝。”优一郎一听,立马抬腿跑了。
此举太为突然,米迦尔竟没有反应过来,眼睁睁看他逃了。
少年逃蹿的背影,瘦弱而无助,让米迦尔感到窒息般的压迫。


4
米迦尔可不打算在这种环境居住一天,他急于寻找逃跑优一郎。
可是绕了一圈,那个黑发男孩就好像蒸发了,寻不着一点踪迹。
米迦尔看到路旁,垂头走过几个衣裳破烂小孩子——就像优一郎一样贫困而狼狈。只是他们的身上没有优一郎的那种锐气。
“你好,请问你们有没有看到一个黑发绿瞳的男孩经过?我在找他。”米迦尔柔声问询。
小孩子好像很怕米迦尔,畏畏缩缩地一个劲摇头。旋即一起逃命似的飞奔跑开。
米迦尔深深叹气。这里的孩子都是这样的吗?怪不得要偷盗。
米迦尔突然同情起优一郎来,可却不会就此放过。偷盗终究是违法。


5
米迦尔回城了。
他说过,无论如何也不愿在这个偏远小镇度过一危险的夜晚。
他在一家距离出城国道较近的酒店住下。
殊不知带回了一只小尾巴。


6
半夜米迦尔躺在床上闭幕休憩,听到悉悉索索的声响,顿时一身冷汗。
他小心翼翼地坐起来,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
米迦尔不太确定的问:“优一郎?”
少年抬头,眸子在黑夜中幽绿。


7
米迦尔不会放过自投罗网的猎物。
怪只怪这只小兽太大胆,敢掠食到猎人的地盘。
“你还敢偷?”米迦尔抓到目标,心情不错。
“关你什么事?你们这些人,从来不懂我们。我只是偷窃,你们是杀人!”优一郎用稚嫩的嗓音尖叫道。
“你胡说什么?一棒子打死一片吗?”
优一郎愣愣不说话。
要不是灯光太暗,米迦尔可以看见泪光。


8
“该死的魂淡!放了我。”优一郎虽然被困在米迦尔怀里,仍旧硬气地吼叫。
米迦尔一只手就可以制住他,拍拍他脏兮兮的脸蛋:“嘴巴放干净些。明天就带你走。”
“我不走我不走,我走了……他们会死。”
“谁会死?”
“他们,我的家人。”
“我帮你照顾他们。”米迦尔脑子发热说。
优一郎抬头,绿眸水雾氤氲中饱含震惊。


9
米迦尔还是把优一郎带了回去。
这是他的职责。
在把优一郎送进监狱的那一刻,他又多了一项职责——照顾优一郎的家人。
“求求你,对他们好一点。”优一郎语气生硬的哀求。这好像是他第二次求米迦尔来着。他几乎从没有如此放低姿态,更不敢想象为什么就信了一个陌生人,托付他去照顾自己最最重要的家人。
“我会的,你放心吧。”米迦尔揉揉软软的黑发,承诺道。同样不解。


10
米迦尔找到了那几个孩子,给了他们一整个月的工资。还带着几个孩子逛了会街。
但他终究不打算让生活存在什么累赘,几天过了,优一郎也出来了,他也走了。


11
米迦尔是一名警察。
这天收到任务,去追捕一名小偷。
小偷叫优一郎,是个惯犯。


12
“你没照顾好我的家人,骗子!”当他再次捉住优一郎,男孩说出了那样的话。
拙劣的谎言,让他忍俊不禁。
“我哪有啊?”
“没有...就没有喽!”优一郎眼神飘忽。
“那跟我走吧,你又违法了。一点也不在乎吗?”米迦尔伸出手,问。
“不在乎。”优一郎别扭了一下,把手放了上去。
“你家人呢?”
“他们......你不是可以照顾吗?”
米迦尔算是明白了,优一郎是何居心。


13
米迦尔果然答应了优一郎。
那一瞬间,优一郎的小脸红扑扑的,有孩子达到小小目的的喜悦,和刚见面的阴冷决然不同。
米迦尔看呆了。


14
“你,你在这里干什么?”优一郎站在监狱的大门口,刑满释放。
“接你啊!”
“啊?”
“关了你两次了,给点补偿。”米迦尔张开怀抱。
优一郎关键时刻突然就僵住了,走上前的脚步有些局促。


15
“干什么,害羞?你偷东西的时候怎么不害羞?”
“我偷东西......为什么要害羞啊……”
“你不是要偷我的心吗?”
米迦尔眼睁睁看着优一郎的脸变得通红。


———————我是分割线——————

二模抽空来发个文,我算失踪人口回归吧
有点扯,别介意,开心就好(((o(*゚▽゚*)o)))

评论(3)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