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落儿W

想把心里的故事讲给你听

【米优】报仇/杀手{全国卷二}


1
优一郎和米迦尔来自孤儿院。
从被带走的那一刻开始。
没有了过去,没有了曾经。
他们将被培养成杀手。那种最最冷血,将要杀人如麻的杀手。
因为,他们是孤儿院里唯一活下来的两个人。

2
孤儿院是怎么在一夜之间消失的,优一郎不记得了。那时候他太小,只记得满目疮痍鲜红一片,吞没了他所有的美丽。
优一郎恨啊,他就去问比他大上几岁的米迦尔。
“十年前的孤儿院发生了什么?”
他每每得到这样的回答:
“你不该知道。”

3
优一郎终于开始着手调查当年孤儿院的命案。调查他的人生变得阴暗无光的原因。
这件事是他偷偷做的,连米迦尔也没有惊动。
排查,潜入,搜寻。
以至于几乎怠慢了本职的暗杀任务。


4
“小优,最近怎么心不在焉。”米迦尔扯着手臂上渗血的绷带,温言问道。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优一郎低下头,不住地道歉。
看着雪白衣裳上面鲜红的血迹,优一郎第一次觉得自己努力了小半年的事情,做得不太应该。
但,他不会放弃,只会做得更小心。


5
“小优!你果真在调查当年的案子!我的话你听不懂吗?还是你觉得我会害你?”
米迦尔对优一郎发火了,他好听的嗓音即使是在怒斥时,也不让人感觉难过。
“不是。但是,当年的事你就要一直瞒着我吗?你知道一切,但你不敢正视他。”优一郎大声回击。
只有敢于正视,这才可望,敢说,敢想,敢做,敢当。


5
“你知道了什么......”米迦尔似乎累极了,扶额问。
经过一年的调查,优一郎知道的还真不少。
比如,最为重要的:
当年,屠杀孤儿院的,恰恰是收留他们的杀手组织。而此举,只是为了寻找有天赋的孩子,为人所用作用杀手。
“你认贼作父!”优一郎指着鼻子骂米迦尔。
“你不懂。”米迦尔没有解释什么,声音淡淡的。


6
优一郎准备了一场暗杀,杀的是自己的老大。
深夜,山间寂静苍茫,小小的屋子伫立在茂密的森林中,处处透露着阴森诡秘。
那是组织的秘密据点。据优一郎所知,今天他的仇人,就在那小小的屋子里。
压抑着紧张与兴奋,优一郎“吱呀”一声推开了门。
门里是万劫不复。


7
原来,是陷阱。
组织早就察觉到他的异动,再次设下天罗地网,就等着优一郎上钩。
“我输了。”优一郎如是说道,“你们如何处置我,悉听尊便。”他目光炯炯,仰着脑袋绝不低头。
“小优!”优一郎听到有人唤他,很熟悉的声音,但他一点也不欣喜。
“小优真是笨蛋。”米迦尔温热的手,抚上了优一郎挺直的背。


8
“你来干什么!”
“帮孤儿院复仇。”
“!!”
“还有,救一个傻瓜。”
米迦尔轻吻优一郎的唇畔。
轻得像一阵风。


9
那是优一郎第一次被米迦尔亲吻。
也是最后一次见到米迦尔。
米迦尔早有准备,拼命将他送了出去,自己却葬身漆黑的森林。与仇敌同归于尽。
“你为什么不阻止我!为什么不......我要报仇,可我,更不愿失去亲人......”优一郎哭得声嘶力竭。


10
故事的尾声,我们来捋一捋事情的真相:
组织屠杀了整个孤儿院,找到了顺手的两枚棋子。
米迦尔历经多年查到真相,实在不敢置信自己的救命恩人也是自己的仇人。结合种种顾虑,迟迟没能下手。
优一郎个傻冒却在此刻大大咧咧查找真相,被组织发现,然后设计灭口。
一得到消息的米迦尔赶来现场,却来不及了,终究在最后关头只能用那最惨烈的一招——同归于尽。
说不上谁对谁错,谁聪明谁傻,只是从开头故事就注定是一个悲剧。


11
优一郎没找到米迦尔的尸体——大概当时就已经成灰。但他给米迦尔立了个衣冠冢。
每天,来这坐上一会儿,聊聊天,就像米迦尔还能听见一样。
没有说对不起,优一郎说过最多的话,只有一句:
“米迦,我想你。”




————————分割线———————

我我我只用了一句,还用得如此僵硬
臣妾做不到啊做不到
大半夜睡不着,突然码字
临手机傻笑,不知所言
ooc什么的,狗屁不通什么的,回头我看需要不需要改改

评论(8)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