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落儿W

想把心里的故事讲给你听

【米优】doctor主题 2

夜晚的天是深蓝色的,像是一片深海,不测深浅。繁华的都市中,雪白的大楼伫立,零星几间房间亮着灯火。优一郎伸了一个懒腰,大步流星地走出医院大门。
门口端端站立了一个人,似乎等了许久。那一头金色的发并不常见,优一郎眯眼笑了笑,张口叫到:“嘿,米迦!”
白衫少年回身,英俊秀丽的脸庞果然是米迦尔。“小优,这么晚?”
优一郎笑着走进:“我还想问你呢。”
米迦尔轻描淡写地说:“我吗?最近医院里事情不少,拖晚了些。”
“可不是为了等我吧,回去传真给我也行啊。身体要紧。”优一郎皱眉。
米迦尔闻言莞尔,说道:“你可有趣的紧,我是医生晓得怎样爱惜自己身体。你却不了,整天刀口舔血,不知道哪日便见那如来佛祖去了。”
“你还信佛?”优一郎总是抓不住重点,奇道。
“自然不是,与你的玩笑话而已。”米迦尔浅笑。
“对了,这个给你。”伸手入包,米迦尔取出一沓A4的打印纸,上面密密麻麻印满了小字,“就这几个人身上有些疑点,关键地方我帮你圈出来了,回去看看有没有你需要的。”
“好啊,谢谢。”优一郎一把接过,眉梢一喜感激道。
“你我之间,还言什么谢。”米迦尔抬起纤长的手,拍拍优一郎的肩膀。
优一郎调皮似的笑了,挠挠头道:“嘻,那我先走了,明天见。”
“怎么回去?”米迦尔问。
“公交。bye ~”优一郎挥手道别。
米迦尔微张了张口,像是想再叫住优一郎,却终究什么也没说。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优一郎一到公交站台,远远的一辆五彩喷漆的大巴缓缓随车流开了过来。
优一郎在它停下时,信步走上了车,寻一处座位坐下,拿出来米迦尔方才递过来的那沓资料,一页一页仔仔细细地翻。
这个......突然,优一郎的视线在一排简简单单的文字上定住,怎么也挪不动了。
“竹中xx......六年前.......左臂划伤.......铁制利器所为……”
六年前,真是噩梦般的三个字。在那一年的7月3日,优一郎的父母在一夜之间双双离开人世。就是在年幼的优一郎眼前,双目血红含恨而终。
那日优一郎从学校归来。父母由于工作常年会不在家,他们便从小训练优一郎的生存能力。从八岁起,都是优一郎独自一人生活的。春节与暑假,是他难得和父母见面的时间,每逢此刻,优一郎的心中充满期待与喜悦。
殊不知今日等待他的是满载无尽疯狂与伤痛的地狱。
优一郎踏着轻快对步伐行至门口,多年来独自生存的警觉让他停住脚步。从他踏进小区到站在楼道里,从头到尾没有看见过一个活人。空无一人的楼道里十分寂静,站在门口,优一郎清楚得听到家中绝不平常的动静。
家里,除了父母似乎还有其他人!
哭泣的声音断断续续。
“你今天必须死。自杀,还是要我动手呢?”屋里传来沉稳的声音,没有感情且不容置啄。
“谁派你来的?”沙哑的女声在此情此景下依旧有着从容不迫的气度,还有难免流露出来的绝望。
母亲!优一郎一惊。纤细的手指搭在门把手上,不能自控地颤抖。
“你应该知道规矩,我们从不过问买主信息。”那人淡淡答道。后来优一郎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那个人是一名杀手。
“买主?我明白了。”女声变得越来越轻,似乎开始放弃。话音一落,一声枪响骤然炸响在耳边。
优一郎脑子里也轰然一响,顾不得许多,赤红着眼眶推门而入。
血,漫开在脚边。
“父亲......母亲......”优一郎怔怔的,目光逐渐涣散,刹那失去了行动的能力。
白衣女郎胸口绽出了鲜红的花朵,曼陀罗版妖娆艳丽。脚下躺着一名男子,鸦色的衣裳使全身看不出丁点血迹,可优一郎知道,红色的血早已经浸透他的全身,直到再也溢不出来分毫。
何其残忍。
让年幼他目睹这一切。
优一郎迷茫到不知道该恨谁,那个杀手,还是老天爷?
蒙面的杀手目光在优一郎冲进房间时就被其所吸引。他站在原地,没有直接动手,望向优一郎的目光很诧异,似乎不明白为什么这里会出现一个小孩。他眼神中流露的光芒,似乎在犹豫,在挣扎。
“别杀他······我知道你们的······行规。”白衣女郎“咚”得一声倒地后,捂着不断流血的腹部,艰难地吐字。
“好......我的任务也确实不包括他......”杀手好像有些吃惊,半晌沙哑着嗓子说。他说得很轻,轻得没人听见。
“啊啊啊————”优一郎突然爆发出一声怒吼,失去理智一般不要命地冲上前去。于此同时,杀手敏捷地越窗而逃。
“站住!站住!”优一郎狂啸着冲过去。
“优......”白衣女郎叫住了优一郎。
“母亲!你没事吧我去叫医生,母亲你不要吓我,母亲!”
“好好活着......为......你父母......报仇......”手温柔地抚上优一郎的脸颊,复而垂下,就再也不会抬起来了。
这是母亲的最后一句话。优一郎的父母,留下缠绕优一郎一生的噩梦般的魔咒,之外再无他物。他甚至连父母的工作,被杀害的缘由也丝毫不清楚。
优一郎如何熬过那段艰难的时光,不必多说,终于有一天他站在玻璃铸就的高大楼房之下,仰望其上粼粼的反光,嘴角扬起久违的微笑,只是阴冷得可怕。
从此他踏上杀手的道路,疯狂接任务的同时,也在私下调查当年那个毁掉他人生的恶人。
他记得,记得当年,歹徒身上插着一截细细的钢筋,那大概是父亲拼死所为。
男子,曾任杀手,六年前左臂受伤......若是一切联系到一起.......
优一郎眼中闪过一股强烈的戾气。
终于让他找到线索。


———————分割线——————

啊你们的脑洞好好嗷!
要让你们失望了emmmmm
米迦的剧情好像不多emmm
啊,感觉自己写得有点失败是怎么回事
你们看看就好吧……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