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落儿W

想把心里的故事讲给你听

【米优】服务员《炽》1



“又是你啊,今天还是来吃白食的吗?再这样,我可是要上报了。”身姿笔挺的少年穿戴整齐的黑白工作服,站在昏暗灯光下红木桌子前,怒道。皮肤细腻的小脸上满是愤愤神情,碧绿的眸子里火光摇曳。

面前的阴影中,优雅地坐着一个金发的男子。其白皙的手掌中把着一只玻璃酒杯,深红色的液体随着他灵活的手腕在瓶里摇晃。他抬眸看了一眼优一郎,旋即道:“你哪里看出我吃白食了?”声音轻佻,尾音甜腻,似乎憋着笑。

“你上几次就没付钱啊!”优一郎理直气壮道。不是优一郎撒谎,这厮连着来了好几天,每次自己一提结帐他就笑。笑得优一郎毛骨悚然。说实话吧,这个金发碧眼的美少年笑得是赏心悦目,可不结帐就算了连一丝小费也不给,这就不可忍了。优一郎显然没觉得自己这句话逻辑有些不对。

总之为此,两人唇枪舌战了好几次,虽然每次都以优一郎失败告终。

金发男子果不其然一阵轻笑,笑了半晌,终于发现优一郎的不耐,这才说:“我付给筱雅了。”

筱雅,和优一郎一样,也是酒吧的服务员。只不过她是老员工了,业务熟练,在平常工作中很是照顾优一郎。

唔,竟然知道筱雅的名字,不会前几次真是自己错怪了?白吵架了?

“这样的吗……你怎么不早说。”优一郎挠挠头沉吟。可是你小费也要给啊!

“那,那是我错怪你了,嗯,对,结了账就好,小费什么的不给也没什么关系对吧。”不管成不成功,优一郎似乎已经形成习惯,阴阳怪气的存心膈应米迦尔。这已经不是暗示了这是明示,老子很缺钱,小费请拿来。

“噗——”金发少年终于还得忍俊不禁,心中估计是在想这小店员还真是直言不讳。挑眉,伸手入怀,拿出几张票子道:“喏。”

说实在米迦尔会给钱令优一郎有不小的吃惊,原来他不是没提过,暗地里几次暗示这人都没反应。

“没礼貌!”优一郎呵斥一声,手上动作却速度不减,径直抢过钱揣进胸前的口袋里。

“噗哈哈哈你真可爱,我叫米迦尔,这么多天了我还没问,你叫什么?”米迦尔温和友善地笑了笑。虽然在优一郎眼里这个笑容是狡诈的。

可爱你个锤子哦!优一郎心道。随后面露鄙夷,扯了扯领口,讥道:“你不长眼睛的哦,这么多天了!优一郎。”

米迦尔:“……”难得傻b了一回。没话找话他也不容易的。

“小优!你在那儿闲聊什么?快过来忙不过来了。”尖锐的女声突兀地传来。会这般一惊一乍大吼大叫的只可能是筱雅了。

优一郎早就习惯,处变不惊地转头叫道:“来了!马上!”倒是米迦尔抬手揉了揉眉心。

“哼!”优一郎对着米迦尔冷哼一声,连带着傲娇(?)地瞥了他一眼,这才反身跑开。

米迦尔目视那个活泼的背影远去,然后脚步慌乱穿梭于人群间的样子,蹙起眉头若有所思。

就这样,米迦尔和优一郎的第一次对话不欢而散。


优一郎总觉得有人在看自己。

这可不是他自恋,那种赤裸裸的目光扎在脊背上,想忽视都难。

优一郎第N次愤怒地回头,狠狠瞪向角落。米迦尔不但无视他自以为是凶恶的目光,还冲着优一郎轻轻摇晃酒杯,似乎是在邀约。

优一郎泄气地回头。

“怎么了?干活不利索,慢吞吞的。会扣工资的哟!”紫发少女一脸狡黠地凑过来。

“抱歉,筱雅。”优一郎很有作为晚辈的礼貌,规规矩矩地鞠躬道歉。

“你呀,遇到麻烦了吗?也是,像你这种长得好看的小男孩,在酒吧很有可能被骚扰嘛。”筱雅将“小男孩”三个字踩得极重。

优一郎不爽地皱眉,却将注意放在了“骚扰”二字上。又向着金发少年的方向看了一眼。

这,不算骚扰吧。优一郎心想。转念又觉得自己是在为米迦尔开脱,脸色瞬息变化。顿时他心头补充,这叫抠门加不要脸。

“没,碰到个不给小费的小气鬼。”优一郎道。

“扑哧——”筱雅大大笑起来,虽说笑容含义不怎么入人心,可实在是活泼且好看,不忍让人生她的气。“心疼你。”筱雅露出同情的表情。

“切,我忙去了。”优一郎不屑道,筱雅明显不是有同情心的人。不想在此做什么纠结,抢到了小费还管他那么多?反正那人每天都会来的。

摇晃着脑袋,优一郎低着头又重新投进忙碌的工作。


“真晚呀!应该不会有人再来了吧!”筱雅张开双臂,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对大家说道。吧台前站着几名身穿黑色工作马甲的少年少女。

优一郎擦干净最后一只玻璃酒杯,放回木质柜台上,回身绕过吧台,也站到筱雅等人身侧。

目光似无意地扫过吧台边的阴影中,座位上空空荡荡,米迦尔已经走了。也是。优一郎看一眼墙壁上挂着的时钟,已经凌晨了。

身体并没有感到十分的疲倦,大约是麻木了。环顾一周空无顾客的酒吧,“筱雅,我可以走了吗?”优一郎问。

顿时几道视线汇聚在优一郎身上,有些不满他的早退,却没有直白的表现出来。筱雅大概明白优一郎的苦衷,弯眸笑了笑说:“没什么事了,你先回去吧。”

“好哦!”优一郎没心没肺地跃起来,小跑着到后台拿自己的包,“筱雅,与一,士方,三叶,明天见!”优一郎挥挥手,跑出了酒吧,完全不在意其它几人的想法。

士方双手环在胸前,冷声道:“他有什么理由提早走,难倒没看到我们都留下了吗?臭小子……”

筱雅转了个圈移步到他身后,嘻嘻哈哈地说:“怎么啦,累了你想走也可以回去哦!”

士方看也不看筱雅一眼,语气却带着被调侃后的局促:“我可不像他那么不负责任。”

“好了,”与一无奈看着两人,出来打圆场,“优说不定是有事呢?你别计较啊,还有我们在这里,反正凌晨的人也不会多。”

“说的好像是我小气一样。”

“你不是吗?”

“你......哼!”

“哼!”

晚间的酒吧,意外的有活力。









——————————————

除草。
八月旅游季,颓废太久了……
开个新文,没啥好看的,卡文卡到废
全文一共就亲了三次,没啥看点
心累
果然坚持清水一百年吗?

评论(5)

热度(39)